太平桥秧田组 发表于 2017-9-6 09:14

谁来管束放肆、横蛮的审判权?

浏阳市集里街道办事处(原太平桥镇)锦美社区秧田组(以下简称我组或我们)于2003年4月18日与浏阳市麻田鞭炮厂(一直未登记注册,以罗明富为代表)签订了一份土地租赁协议,由我组提供十多亩林地让其兴办鞭炮厂。当时是由原太平桥镇企业办干部张祖成执笔写在格子纸上,只有一份原稿。罗明富持有这份原稿,称复印好之后给我们组上一份,从此之后却再也没有拿出来。浏阳市麻田鞭炮厂随后更名为浏阳市华声出口烟花厂(以下简称华声厂)并于2004年1月办理工商登记。2005年,我组位于该厂附近的400多亩林地被全部变更登记到华声厂名下,2016年经我组申请,浏阳市政府撤销该登记(浏政林处【2016】1号)。2015年初,罗明富等人背着我组将华声厂(包括土地)转让给刘来峰,对我组则谎称转租。我们告知刘来峰厂里的用地与我组有纠纷,希望协商好,刘来峰不予理睬。他接手后,毁林100余亩毁田6亩大搞厂房整改,2016年 9月完成违法建设,11 月4日进行了工商变更登记,华声厂原全部合伙人变换为刘来峰夫妇,刘来峰任执行合伙企业事务合伙人。今年8月21日,我们向法院申请追加刘来峰为第三人。在刘来峰拒绝与我组协商用地问题时,我组从林业局、工商局、浏阳市档案馆分别调出了华声厂办理林权登记、工商登记和国土登记时提交备案的土地租赁协议,都是打印件,其中档案馆调出的版本虽然公章和签名都是假的,但内容与手写版真实协议基本相同;工商版本(首页右上方标有编号“17”的协议书,工商部门存有原件)与林权版本(林业部门存档的是复印件,此案首次开庭时,被告方提交了一份遍身黄色斑点的打印件,并称是原件)这两份协议书,前者的承租人是浏阳市华声出口烟花厂,后者的承租人为浏阳市麻田鞭炮厂,其他内容(权利义务条款)基本相同。这两份协议书跟我组与浏阳市麻田鞭炮厂(罗明富)的手写版本《土地租赁协议》相比,从外在情形到具体内容都完全变了样,手写的版本变成了打印的版本,但14个户主的签名又有点像我们这些户主的字;租用范围由原来十几亩变成了几乎整整两条冲600多亩林地和水田;乙方不得擅自转租变成了乙方有权转租,等等。为此,我组于2015年10月向浏阳市人民法院提起了确认这两份土地租赁协议无效的诉讼并于 2015年 12月 31日申请对上述两份协议的相关内容进行司法鉴定。谁料,浏阳法院法官苏逢连等人在这一诉讼程序(鉴定)中的表现令人震惊。一、浏阳法院法官苏逢连等人与司法鉴定人狼狈为奸,利用鉴定收费坑害鉴定申请人。我们申请的文书鉴定事项,浏阳法院委托了湖南司法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在我们提出鉴定申请后,刘来峰嘲讽我们,肯把钱留着打麻将,你们硬要鉴,无非是搞哒我多买几包烟,你们还不是搞空事;浏阳法院苏法官告诉我们鉴定费很贵,你们要准备几万元钱。2016年3月24日,鉴定所向浏阳法院发出《缴费通知书》:笔迹鉴定每项收费2000元(共24项),印章鉴定每项收费2000元,《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是否原件的鉴定收费8000元,共计58000元,浏阳法院黄波法官叫我们去拿通知,告诉我们要交58000元鉴定费,法官都说了要交这么多,谁还会怀疑。我们一户一户去收,费了好大的周折才筹集拢来并于2016年11月24日汇入鉴定所的账上;鉴定所在我们提交了印章印文样本的情况下,与苏逢连法官约好于2017年2月28日到浏阳市档案馆调取证据,又收取我组现场检验及取证费用2000元。至此,鉴定所共收取我组的鉴定费用6万元。 当我们收到三本鉴定意见书看到那种假到极致的结论后,我们才意识到,法官和司法鉴定人在坑害我们。首先,请看我们的鉴定申请书和鉴定意见书表述的鉴定事项,鉴定所受委托进行鉴定的事项共4项:1、湘警职院司鉴定所【2016】文鉴字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第一本鉴定意见书)第1页、第2页1-11,对送检的落款时间为“二00三年四月十八日”《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第3页上“邓映(又名邓映检或邓映枧)、王发成、邓日根(又名邓日庚)、邓映佳、邓映生、刘秋明、王友良、邓日清、范长华、刘来富”11人的署名字迹与其提供的样本字迹是否出自同一人笔迹进行司法鉴定;3、湘警职院司鉴所【2016】文鉴字第3-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第三本鉴定意见书)第1页,对送检的落款时间为“二00三年四月十八日”的《土地租赁协议》(首页右上方有编号“17”)第三页上“甲方代表签字”处名为“浏阳市太平桥镇锦美居民委员会秧田居民小组”的印章印文与提供的同名公章样本印文是否出自同一枚印章进行文书司法鉴定。4、湘警职院司鉴所【2016】文鉴字第3-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以下简称第四本鉴定意见书),对送检的落款时间为“二00三年四月十八日” 的《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中第三页是否原件进行文书司法鉴定。对以上四项业务,按照湖南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湖南省司法厅《关于司法鉴定收费有关问题的通知》(湘发改价服 646号)的规定,签名笔迹同一性鉴定每项1100元,两份协议共22项(申请时为24项);每一枚印章印文的同一性鉴定收费1200元;《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中第三页是否原件的收费没有直接适用的标准,应协商确定未协商。关于《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中第三页是否原件的鉴定,按常理,签名和盖章只要有一项否定该页为原件即可认定该页不是原件,而该页的签名属于非正常直接书写所形成已经在对《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签名笔迹同一性鉴定时搞清楚了故无需再对打印文字和印章印文作多余的鉴定,加上签名属于非正常直接书写所形成的鉴定在第二本定意见书中已经收费,故该项收费只应对另写一个结论收费,收1200元已是贵了点。对于笔迹同一性鉴定,我们是按每份协议12个签名申请的,比后来确认的鉴定签名数多2个签名同一性鉴定的小项。根据上述收费标准和收费项目,鉴定所可收取的费用为:1100X24+1200+1200=28800元。如果鉴定所收28800元,比按最后确定的项目(减少2个签名)只能收取26600元(1100X22+1200+1200=26600元)只多收2200元,这无疑是正常的,而超收33400元,就太离谱了。 2017年4月26日,我们向省司法厅反映了鉴定所的问题,在我们离开省厅后的当天,浏阳法院黄波法官打来电话,说鉴定所说了还可以退一部分鉴定费。6月4日,退了18800元到我组的账上,6月24日又退了1400元,至今还有13200元拒不退回,票据也没给我们。法官和司法鉴定人就是这样借鉴定收费之机来坑害我们的。二、浏阳法院法官苏逢连隐瞒第四本鉴定意见书不给我秧田组。按照文书司法鉴定的要求,我方应提供《土地租赁协议》(首页右上方有编号“17”的协议书,该原件存浏阳市工商局信息中心)原件,而我们的代理人只能调到复印件,故请求法院调取原件,法官苏逢连予以拒绝。后来我们想方设法通过多方协调,由代理人单位将该原件借出来并交到法院,不料苏法官临到就要移送材料到鉴定机构时,硬说没有这个原件,当时我们拿出了有其本人和书记员签名的证据收条,苏法官才没话了,继而迁怒于书记员,对其破口大骂。第二天打电话告诉我们,说原件找到了。要是我们丢了收条,这个原件就毁在她手里了!谁也想不到,这个事情过去后,苏法官又出新招。鉴定所于2017年 4月12 日做出4本鉴定意见书,苏法官作为合议庭的审判长和主审法官(另外两位合议庭成员是人民陪审员)竟然隐瞒第四本鉴定意见书不给我们,使我们在2017年5月18日开庭质证时,对第四本鉴定意见书没有质证,且根本不知道还有第四本鉴定意见书。年月日,我们向长沙市司法局投诉鉴定所时也无从反映第四本鉴定意见书存在的问题。7月3日,我们收到长沙市司法局的关于投诉鉴定所的答复,才从中发现了还有第四本鉴定意见书这个情况。8月21日,我们找苏法官问这个事,苏说没有第四本鉴定意见书。我们拿出长沙市司法局的答复将相关内容指给她看,她这才装模作样去找,然后拿了一本给我们。4月12 日就已经做出的鉴定意见书,到了8月21日还瞒着,谁能知道苏法官为了什么! 三、对于非常明显的虚假鉴定,法官苏逢连等人坚决不同意重新鉴定,企图将人情案办到底!我们在4月份收到3本鉴定意见书后未等到开庭就提出了重新鉴定申请(插入重新鉴定申请书),5月18日开庭质证时,苏法官对我方的异议和申请重新鉴定非常不满,火药味十足。庭后,我们带上3本鉴定意见书,请求李波院长看一看、评一评这样的鉴定能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李院长叮嘱罗艳芳庭长接待我们。罗庭长说,这个鉴定机构是合法机构,它做出的鉴定是要作为裁判依据的。上次开庭就已经裁定(实际没有裁定)了,不准许重新鉴定。原来法院组织质证,只是走一下过场,庭审的锤子未落,认证的调子已定。既然浏阳法院如此办案,我们只好把案子摆到阳光下面,让有关权威部门和社会公众来评一评。1)先对比一下第二本鉴定意见书和第四本鉴定意见书对同一鉴定对象{《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的同一鉴定事项(协议书尾页签名笔迹)的表述吧。(见3-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第7页-第10页、3-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第2页)(1)从第二本鉴定意见书第7页-第10页可以看出,检材2(黄色斑点协议书)上王发成等九人的署名存在以检材1(首页右上方有编号“17”的协议书)为底样,其笔画由复印笔画图像和手写重描笔画组成——非正常书写现象。(2)从第四本鉴定意见书第2页可以看出,同样是对黄色斑点协议书的署名笔迹鉴定,这里却变成了“其系使用书写工具书写形成”、“进一步检验可知,检材第三页上所有手写字迹的形成方式皆系使用书写工具书写形成” ——正常书写现象。两者一对比,矛盾就出来了。该以哪个说法为准呢?苏法官隐瞒第四本鉴定意见书与此不无关系。2)再对比一下第一本鉴定意见书和第二本鉴定意见书对同一鉴定对象{《土地租赁协议》(黄色斑点)}的同一鉴定事项(协议尾页签名笔迹)的表述吧。(1)第一本鉴定意见书第5页至第14页的鉴定过程,记录了对邓映检等11人的署名笔迹与各人样本字迹进行比对的情况,11人的署名笔迹都是手写形成,与各人样本字迹都是同一人书写习惯的反映,书写动作一般特征方面表现相符,书写动作细节特征方面亦存在大量符合点。——检材2(黄色斑点协议)王发成等九人的署名系正常书写所形成,九人的署名笔迹与各人样本字迹系出自同一人笔迹。(2)第二本鉴定意见书第7页至第12页的鉴定过程,指出检材2(黄色斑点协议)王发成等九人的署名存在以检材1(首页右上方有编号“17”的协议书)为底样,其笔画由复印笔画图像和手写重描笔画组成的非正常书写现象(见3-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第7页-第10页)。——检材2(黄色斑点协议)王发成等九人的署名为非正常书写所形成。11人的署名笔迹中有王发成等九人的署名与各人样本字迹不是出自同一人笔迹。这两本鉴定意见书黄色斑点协议上关于王发成等九人署名笔迹的鉴定意见相矛盾。3)最后来看看第三本鉴定意见书吧,拿检材印文与鉴定人提取的样本印文(见3-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附件1特征比对表1和表2以及图示说明2)对比,凭肉眼也能发现其存在如下差异:(1)检材印文的五角星是实心,样本印文的五角星是空心;(2)检材印文的字迹矮一点、扁一点,样本印文字迹高一点、宽一点;(3)检材印文的字迹笔画苗条秀气一些,样本印文字迹的笔画粗壮一些。检材印文与样本印文目测尚且可以发现其不同一,鉴定人却结论为同一,不是故意颠倒黑白,做虚假鉴定吗?鉴定的问题如此明显,浏阳法院的苏法官、罗庭长却坚决不同意重新鉴定。重新鉴定究竟以事实来决定还是法官说了算?四、谁来管束放肆、横蛮的审判权?面对如此放肆和横蛮的审判权,我们怎么办?我们只好把案子摆到阳光下,让社会公众来评一评。同时,我们请求权力机关和监督机关就我组与罗明富、刘来峰、浏阳市华声出口烟花厂确认土地租赁协议无效两案对浏阳法院启动个案监督!

湖南帖匠 发表于 2017-9-6 09:32

官商勾结的典型

浏阳寻熊辉 发表于 2017-10-5 22:27

官商勾结何时了?多多关注弱势群体,维护社会稳定

山沟里的鹅卵石 发表于 2017-10-17 22:55

{:115:}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谁来管束放肆、横蛮的审判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