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阿波霍 发表于 2017-9-15 15:19

转载戴旭上校的一篇文章——关于马云


http://simg.sinajs.cn/blog7style/images/common/sg_trans.gif戴旭

http://simg.sinajs.cn/blog7style/images/common/sg_trans.gif马云

      这件事的确值浮想联翩。我也想了很多。      晚清甲午战败和马云成功——国家与个人通用的经验教训:审时度势       自地理大发现开启世界军事帝国主义时代,到19世纪达到顶峰,清朝中国是这一时代最大的牺牲品。但是,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随着核武器问世,工业化战争的破坏力达到毁灭人类文明的程度,大国以军事手段争霸受到制约,大国博弈由此转入经济帝国主义和文化帝国主义形态,苏联是这一时代的牺牲品。       不管是哪种帝国主义,技术,现代化的核心技术,都是决定性因素。是技术在推动社会进步,并由此决定着时代的经济形态、军事形态和政治形态。谁能深刻地认识到这一点,及早地看清世界大势,把握先机,谁就能赢得成功。晚清甲午之败,就是由于没有看到蒸汽机工业时代到来对世界的颠覆性影响,所以没有以最新技术拉动经济发展,思维还停留在过去,只以巨资购买了先进军舰却没有建立起现代工业体系,也没有建立起铁路系统,致使当时作为战略资源的巨大煤炭储量和巨大人口(工人、兵员)优势,没有转化成为世界大国的战略实力,反而极其荒谬地成为新技术革命最大的受害者!苏联的死因与清朝类似,也是漠视时代进步,在面对未来时的不知所措中万劫不复。俄国学者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说:一批寡廉鲜耻,有进步理想的人管理着美国。而苏联则被捏在一批目光短浅的小人手中。国家成败的经验教训也适用于个人。在20世纪最后一年,马云设立阿里巴巴。这一年,美国带领北约攻打南联盟,中国大使馆被炸。全世界的政治家在关注美国抢夺苏联势力范围的事,军界则在关注美国仅仅依靠空军就赢得了战争,而马云却对他的第一批员工说:“世界是平的”,“革命很大,很大”。他看到互联网时代已经到了,这场新技术革命将让世界真正天翻地覆!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并迅速蔓延世界。中国经济学界一片喧嚣的是要救美国,救欧洲,四万亿一下子砸到混沌一片的中国经济领域。而马云却从中看到,以沃尔玛为代表的工业时代的商业文明正成为过去,属于互联网时代的新的商业文明必将出现,阿里巴巴要做引领者。这就是眼界。1999年马云以50万元人民币起家注册阿里巴巴,今天,其市值达到230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3800多亿,15年增长了260万倍。什么样的神话可以这样写?马云第一个看好互联网商务,而美国高盛则是第一个看好马云的。第二个是日本的软银公司负责人孙正义,他2000年投资马云公司2000万美元,据说马云只跟他谈了6分钟,这个日本人就下了决心。今天日本软银占阿里巴巴34.4%股份,是第一大股东,其投资14年升值数千倍。我不知道中国那些手中握有大量资金,到处寻找投资项目,甚至在海外血本无归的人,看到这一事实是什么感受?阿里巴巴上市是一场互联网时代经济领域里的甲午战争阿里巴巴的第二股东是美国雅虎,占22%。和第一股东的软银加起来,事实很清楚:这是一家由日资和美资绝对控股的公司。它在美国上市,它所产生的利润,除这些原始股东外归美国投资人所有。而这家公司的主要利润,是大部分中国企业和中国消费者提供的。中国企业和消费者不知不觉成为不拿工资的打工者,这虽然可悲,却还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中国经济领域已经出现类似于鳄鱼吞噬草鱼那样——以美元资本主导的巨型虚拟企业,“黑洞”般大规模吞噬小型却众多的人民币资本主导的实体企业——这样一种外来资本生物毁灭本地资本生物的情形。马云设立阿里巴巴的时候,还是初级互联网时代,而今天世界正在进入“万物互联”时代,不仅国界,几乎所有领域的“传统边界”都处于被突破的状态。透过马云和阿里巴巴,这一新时代胜利者的影子已隐约可见。但牺牲品是谁?我有点沮丧地认为,阿里巴巴上市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说,可以看做是互联网时代经济领域里的一场新甲午战争。当年,日军用刺刀逼着中国把三年的国家财政全部交给日本,今天,日本公司以几乎看不见踪影的方式,把大量中国企业和个人财富不停地“合法”吸走。前者明抢,后者暗“偷”。方法虽不同,但损失的都是中国。商场本来如战场。资本市场,金钱即兵。政治是经济的集中体现,而军事是政治的继续。在21世纪的今天,在大国博弈早已不再以军事战场胜负为标志的时代,在经济领域的失败,其对一个国家安全的影响,对一个民族命运的影响,绝不比一场军事失败更小。美国兰德公司2011年就在《对华冲突》报告中明确提出,要准备和中国“相互确保经济摧毁”。阿里巴巴在美国证交所上市的鼓槌,能震醒早已纸醉金迷的某些中国人吗?马云和日资、美资的成功,暴露了中国顶层设计中的最大弱点:战略短视2014年是甲午战争120周年。这一年,中国社会各界都在反思甲午战争,最终都归结为一句誓言:决不让甲午悲剧重演!这句誓言的意思是:决不然日本军队再消灭中国海军,踏上中国领土,屠杀中国人民,中国也绝不会再对日本割地赔款!我对这誓言肃然起敬。但同时,这种刻舟求剑式的誓言也让我忍不住一声叹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世纪,战争早已从火器时代、机械化时代、核时代,跨入信息化时代和网电空间战、信息思想战时代,大国间的博弈早已超越血战阶段,进入到经济命脉控制和文化意识控制形态。如果我们的思维还停留在上个世纪乃至更早,那与120年前晚清时代中国人的见识何异?近代中国与世界的根本差距,甲午战争真正悲剧的地方,就在于国家和民族战略思维水平的低下。1814年拿破仑战争结束。拿破仑开创了国家间大规模战争先河,创造了火器时代步兵、炮兵、骑兵协同作战的典范,也留下了低机动力时代陆军远征的惨烈教训。而80年后的甲午战争,中国军队的技术和战术水平尚远不及拿破仑时代,也没有看透日军的战略弱点。号称睁眼看世界第一人的魏源于1842年写成《海国图志》,告诉中国人外面还有很多的国家,仅此而已;而1850年时美国国务卿已制定太平洋商业帝国战略,预见到未来将与俄罗斯在中国“相撞”。1875年清朝争论塞防、海防,马汉1890年《海权对历史的影响》一书,着眼点已经是控制世界。清朝若有人洞悉时代特点,把握先机,甲午战争怎会如此?最次,中国陆军也会在边界战败之后,效仿库图佐夫丢弃莫斯科以拖垮拿破仑大军的做法,把北京让给日军,然后对日军实施反击和战略追击,最后彻底战胜日本!但是,清王朝的决策层没有真正的战略家,所谓军机处不过是内部权术和利益的角斗场,大臣们的智慧基本上在这里同归于尽。睿智之士散落在乡野林泉,无法发挥任何作用。从军心士气松懈即一眼看到湘军失败、又在同治中兴时期透过浮华一眼看到清朝政府灭亡“不出五十年”的赵烈文,以及精心准备东征日本的随员试用通判姚文栋,都是被历史证明具有超凡见解的人,但他们至死也未被发现重用。大清国只能由奕䜣、李鸿章这样的“小智”大臣内支外绌,误国误民误千秋。他们的“外须和戎,内须变法”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以为只有“和平”才是机遇,才能发展经济,而天真地以为赚到钱国家就会强大(其不知宋朝教训乎),其实不过是掩耳盗铃。最后清朝把三十多年改革开放的全部积累都交给强盗还不够,还要向欧洲借高利贷。谁看到了绿色美钞背后的屠刀和血色?今天的中国人已经足够聪明了吗?在马云和阿里巴巴神速发展的这十几年中,中国主体经济一如既往地痴迷于GDP,主导经济发展的各地政府大多在急功近利地拼命招商引资和发展房地产,中国有多少可以与欧美日媲美的、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级汽车巨头、钢铁巨头、造船巨头、航空巨头?若不是有一个高铁撑着,中国经济的面相其实很难看。著名政治经济学者余云辉说:“中国经济金融界的各级官员和专家学者,他们多数人短视得只会认得绿色的美钞,热衷于招商引资,根本看不到绿色美钞背后的屠刀和血色”。一些所谓的经济智囊人员,则按照美国学者提出的“引领21世纪世界经济发展的两大引擎是美国的高科技和中国的城镇化”,把主要心思都用在“攻坚”中国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国有企业。阿里巴巴是怎么成功的?还有足以和阿里巴巴媲美的民营高科技企业华为,以及今年进入世界五百强的民营能源企业中国华信,他们难道不是在中国现行经济制度下成功的吗?那些占尽各种政策、资金优势的各类企业,特别是众多大型国有企业,为什么没有阿里巴巴式的奇迹出现?制度的因素肯定有,但看准形势,战略正确,用对主将才是最重要的。向成功者学习比死扣教条闭门造车科学多了。如果有可能,由这些实践中的成功者去参与中国经济改革的顶层设计,那就更科学。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马云和阿里巴巴的成功对那些多少年来还埋头于招商引资的部门是一副清醒剂,对那些还沉浸于土地财政的各级政府,更是一声棒喝;对那些眼睛只盯着市场和订单的企业,则不啻于是鞭策。意大利战略家杜黑说:“胜利向那些能预见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是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才去适应的人微笑。在这个战争样式迅速变动的时代,谁敢走新路,谁就能取得新战争手段带来的无可估量的利益。” 马云是在另一个战场对这句话的完美诠释者。他将阿里巴巴定位为互联网时代商业文明的引领者,我由此想到的是互联网时代经济制高点的争夺战已经打响,并进而思考互联网时代的政治制高点之争,及互联网时代的军事制高点之争。习主席指出“要强化互联网思维”。以网络为主战场,文化与意识形态的战争,网电空间战和信息思想战,都已经如火如荼。这些战场的马云在哪里?时下的中国在强调世界观和价值观,并大力提倡创新。建议政治学界、经济学界和军事学界,请马云、任正非们去讲讲如何观世界,观价值。他们的成功证明,创新或许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如果能够认清世界和自己,抓住先机并勇于实现的话。

西域潮人 发表于 2017-9-19 20:37

奇货售于帝王家

西域潮人 发表于 2017-9-19 20:37

奇货售于帝王家

西域潮人 发表于 2017-9-19 20:39

是奇货可居还是
买椟还珠
,,,

钰泉志愿汇 发表于 2017-9-19 22:31

中国经济金融界的各级官员和专家学者,他们多数人短视得只会认得绿色的美钞,热衷于招商引资,根本看不到绿色美钞背后的屠刀和血色

何媛媛 发表于 2017-10-4 19:04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转载戴旭上校的一篇文章——关于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