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1:37

岳阳公职人员微信辱警被拘留的法律和社会反思!-全国辱警案处罚依据多数错误?

本帖最后由 飞龙在天95 于 2017-9-21 01:25 编辑

岳阳公职人员微信辱警被拘留的法律和社会反思!
                ---全国辱警案处罚依据多数错误?

   近段时间以来,全国各地公安部门陆续处罚了一些“辱警案”,多以治安拘留为主,处罚依据几乎又都是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26条第4款“其他寻衅滋事”处罚的

   2017年9月4日,安徽省界首市警方对在微信群讽刺、辱骂执勤交警的杨某决定行政拘留5天,引起社会舆论广泛关注!这是继陕西网友吐槽逼捐、河北网友抱怨食堂饭菜差被行政拘留后,又一起引发广泛争议的针对网络言论的处罚。网络舆论一边倒,普遍认为仅在微信朋友圈辱骂交警不构成寻衅滋事,不应该被拘留。已经有律师在质疑这是滥用警权。

   2017年9月15日,在以“岳阳天下楼”闻名的全国著名旅游城市-湖南省岳阳市再发惊人消息。2017年9月15日,据岳阳网报道,岳阳市一名公职人员罗某(据知情人说系岳阳某重要行政单位公职人员)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辱骂了交警贴单人员,被派出所决定行政拘留10天(但该消息晚上在岳阳网已经打不开、不过有不少其它网站已经转载)。这应该是全国第一起公职人员因为在朋友圈辱骂交警被行政拘留的案例。



   我研究后认为全国各地公安部门处罚的“辱警案”几乎全部法律适用错误。几乎所有“辱警案”当事人都不构成寻衅滋事的标准。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注解与配套》(第二版)一书。其40-41页对寻衅滋事的表述为:“寻衅滋事行为,是指在公共场所无事生非,起哄闹事,肆意挑衅,横行霸道,打群架,破坏公共秩序,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本行为表现为行为人公然藐视国家法纪,破坏公共场所秩序和生活中人们应当遵守的共同准则,实施寻衅滋事行为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
   
      要达到《治安管理处罚法》“寻衅滋事”的治安处罚标准必须是达到了“扰乱了公共秩序”的客观结果,而微信群、朋友圈对交警执法不满骂他2句显然构不成“扰乱公共秩序”,因为一没造谣、二没引起社会混乱、恐慌,三没实际影响执法,显然达不到扰乱公共秩序的程度,所以肯定不构成寻衅滋事。


   2013年最高法、最高检出台了《关于办理利用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但是那适用于办理刑事犯罪的,而不是用于办理治安案件的依据。如果公安部门以这个为依据“参照执行”也属于法律适用错误。

   我在想为什么全国这么多(可能有20家以上)的公安机关对“辱警案”的处罚依据都法律适用错误?我猜测有如下几个原因:


1)、处罚部门一般是基层派出所,法律水平相对有限,尤其第一家适用错误造成后续错误。


2)、不善于独立思考发现问题,后面的跟到前面的套,造成“一家套错、各各跟错”的结果!


3)、由于“辱警案”涉及自身,容易执法情绪化、从重化,盛怒之下失去理性,没有充分研究法律条文,快速定案。




   本人经研究认为:对在微信、朋友圈、QQ群等空间辱骂交警还是可以处罚的,但是全国几乎所有公安部门处罚都是适用法律错误。真正对这种行为正确的适用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42条2款。


    第四十二条 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5日以下拘留或者500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二)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的。
   
   我认为在微信群、朋友圈、QQ群等空间辱骂交警,还是可以算“公然侮辱他人”,“公然”是指当众或者利用能够使多人看到或者听到的方式对他人进行侮辱。所以可以适用这条对当事人进行处罚。但是应该有个细化,就是以后是否有个标准,比如20人以上的微信群、朋友圈、QQ群内发表侮辱言论才算”公然侮辱“?或者朋友圈可以不算”公然“。这个是个模糊的概念。


   虽然辱警可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42条2款中“公然侮辱他人”条文进行处罚,但是仍然免不了以下质疑:


一、客观上厚此薄彼,涉嫌违背公平执法原则、有“选择性”执法嫌疑。



       由于中国处于经济社会转型期、贫富差距巨大,经济社会矛盾较为尖锐,客观上说社会上仇官、仇富、仇警察情绪有一定市场,对各政府职能部门尤其是一线执法部门宣泄不满情况尤其是在一些新闻、网帖后面跟帖宣泄情况较为普遍。除了警察外,城管、交通执法、质量监督、工商等部门和工作人员也经常是被侮辱对象,比如在论坛、新闻回帖中骂城管“土匪”、“流氓”的不绝于耳。如果公安部门仅仅对辱警行为进行查处、不对辱骂其他部门和其他部门执法人员的言论进行查处,势必客观上造成厚此薄彼,涉嫌违背公平执法原则、有“选择性”执法嫌疑。警方大张旗鼓查处“辱警案”在很多人看来不过就是想确立自己绝对权威。而如果全部查处客观上肯定不可能,警力肯定不够、将浪费大量人力物力,导致公安部门更急迫的事缺少人力物力。




二、仅一般性辱警,首次随便以衅滋事进行“拘留”,很可能适得其反,更加加剧被拘留者仇警、仇社会的心理。


      虽然每起案例都有所谓当事人“后悔”的报道,但这很可能是在高压下被迫的。仅一般性辱警,首次便随便以衅滋事为由对当事人其进行“行政拘留”,很可能造成的结果是:口服心不服,更加加剧被拘留者仇警、仇社会、仇政府的心理。以后可能会”只做不说“,在一定的条件下甚至可能会产生类似”杨佳“似的人物(因对上海公安执法不满闯进上海闸北公安分局、用利刃杀警造成6死4伤、轰动一时)。



三、容易产生“矫枉过正”,滋生公安部门人员惟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的特权思想。

      历史和社会现实的经验告诉我们,中国整体社会包括警察在内整体素质还有待提高,警察素质尤其是基层警察素质并非完全尽如人意,警察野蛮执法、耍特权的现象并不少见,即便是对正常采访的记者警察动手打人、抢摄像机的事件也并非个例。客观上说:中国目前公安部门的警察仍然存在较为普遍的“特权思想”,在中国社会尤其是基层很容易产生“矫枉过正”的情况,如果发展到仅仅是一般性辱警就动辄实施“行政拘留”的地步,极易滋生公安部门人员惟我独尊、老子天下第一的特权思想。形成“老子天下第一”的霸道工作作风和“老子永远正确”(错了你也不准说)的僵化思维模式,可能对正常的群众监督、舆论监督、正当的批评产生抵抗情绪,甚至会“上岗上线”对人民群众、记者正常的批评、监督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拘留”手段!将走向另一个极端,不符合民主、法制的发展方向。




四、基层公安部门处罚单位和被辱单位(人员)一般属于同一市(区)局,容易执法情绪化,难以避免“打击报复”的质疑。

      涉嫌辱警由同级公安部门处理,客观上形成了:“受害者”亲自处罚“加害者”的现象,容易执法情绪化、从重化,违背了一般案件中“当事人回避”原则,客观上很难做到不受情绪影响、公平公正,在社会上也难以避免“打击报复”的质疑。




解决以上办法的思考:





一、内部解决法,这种办法相对容易实施,但是仍然难以完全避免“自己处罚加害人”的质疑。





1、对涉嫌辱警的治安案件上管一级,即“被辱对象”如果是县、区一级公安部门人员的,该案件查办、处罚权由市(州)一级公安部门行使。市一级警察(包括市属各支队)如果是“被辱对象”则该案件处罚必须由省公安厅下属部门做出。公安处理“辱警案”由于属于“当事人”应作为特别监管案件,必须慎之又慎,所有案子必须报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相关部门批准才能执行。

2、对一般性涉嫌辱警的治安案件,对当事人原则上首次不适用于“行政拘留”,但是记录在案,如果第二次出现该行为,从重处罚,再使用行政拘留。





二、引入外部监督法:这种办法较好的避免了“自己处罚加害人”的质疑,但是需要对相关法律作小幅度修改。





      那就是公安部门作为当事一方的要执行“回避原则”,可以有2个做法:1、“相对回避法”公安部门或者人员为当事一方的该行政拘留处罚仍然由公安部门做出,但必须报检察院批准才能执行,同时执行“上管一级”的原则。2、“完全回避法”公安部门或者人员为当事一方的依据“回避原则”公安部门对该案件丧失直接行政处罚权,必须依据一定程序向人民法起诉由人民法院进行判决。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2:06

前面的贴作废,以这个帖为准!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3:37

本帖最后由 飞龙在天95 于 2017-9-21 02:08 编辑

相关资料、评论:


**诗人




执法首在公正、公平。
骂人被拘留,先不论对否,那么,骂普通百姓,拘留否?
袭警犯法,滥权伤百姓,犯法否?
拆迁中,百姓抗拆失当,可能会认定防碍公务罪,那么,拆迁方非法强拆,又认定为罪么?




浏阳***


当前情况下,本帖很有代表性,代表弱势群体说话,谢谢楼主

*士


谁骂我,我拘谁。这是因为人家手里有拘留权。我是个护士,谁骂我,我只能给他打针。

**山里人:


楼主,你的观点我非常赞同,也有写类此文章的想法。既然楼主已写,我就不写了,但准备将此文转到微信公众号“****”上去,



**山里人:
第一,为什么网友骂城管、乡镇干部,乃至其他群众,你们公安就不去“执法”?而只有骂了交警就可以拘捕人?显然是只维护了公安的小集团利益。


**山里人:
第二,朋友圈和微信群纯属私人社交平台,并非公共场所或舆论场。如果这也可以抓人,那么老百姓在自己家里通娘,公安要不要也以“寻衅滋事”的罪名去抓人?领导公开在会上说脏话、痞话算不算“寻衅滋事”也拘留?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3:38

相关资料、评论:


自然**:
人民民主,是保证人民政权的基石。如何界定公民言论自由,亟待法律给予支持。如果民众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压制,何来民主?毛泽东时代曾经说过,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近年来,网络言论比较沉闷,是一个显著特点,需要改进。


**山里人:
岳阳警方如此处理,有打击报复之嫌。


六**:
恐慌中过日子、提心吊胆过一天


撞**:
顶,滥用警权的行为要批评,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3:38

相关资料、评论:
转载:

微信群骂警察不文明,但行政拘留也不当

9月4日,针对安徽省界首市警方在雨天治理酒驾的事,市民杨某在自己当群主的微信群里,发布了“他们傻X吗,下雨还查?一群傻X穷这个样”等不文明言语。

之后,当地警方认定,群主杨某向不特定众多人发送侮辱性信息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做出行拘5天的处罚。

这是继陕西网友吐槽逼捐、河北网友抱怨食堂饭菜差被行政拘留后,又一起引发广泛争议的针对网络言论的处罚。目前,已经有律师在质疑这是滥用警权。

的确,警察的正当个人权利必须受保护,执法尊严也应该得到维护,个别人如果公然以暴力、威胁等手段妨碍执法,乃至暴力袭警,该定罪就定罪,该行政处罚就处罚,不应该姑息纵容。

但是,警察的尊严也是建立在法律范围内的。警察的尊严,也与公民的言论权利相融,公民的言论权利(甚至不正确、不文明的言论)也需要有一定的容错空间。

就这起个案而言,警察行拘群主的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里“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和处罚”的有关规定。这就必须以当事公民的言论,造成公众秩序被扰乱的严重结果作为处罚的前提。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但是,法律明确的违法结果、处罚的前提也不容被“虚拟化”。

在汽车修理的群里吐槽一两句警察执法,哪怕言语不文明,一没有造谣,二没有造成社会恐慌、动乱等后果,没有达到法定的“扰乱公共秩序”的程度,就不应受治安处罚。





▲图据界首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阜阳界首公安在线




行政拘留,直接剥夺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是一种严厉的行政处罚,它应该与违法的严重后果匹配,才能体现法律的公正、严肃性。

行政执法和处罚应该体现“比例原则”,执法手段、处罚结果与当事人行为的危害之间,应该呈正当的比例。法谚云:法的极端不是法。一两句微信群里不文明的吐槽,几乎没有多大社会影响力,不应该换回行拘的严惩。

行政拘留应该惩罚的是严重的违法行为,而不是“不文明言论”本身。

近期,一些警察处理的涉警言论案件,都引发不少争议。比如,2017年4月,贵州台江县城区的潘强醉酒后拨打民警刘江穗的手机,使用了侮辱性和威胁性语言,当地警方按“公然侮辱他人”对潘强做出行政处罚。

但之后,法院判决这一处罚违法,因为哪怕警察打开了手机的扬声器,这番侮辱言论也是点对点的谈话,不构成“公然侮辱”。

民间有怨言、怪话,只要没有造成社会现实危害结果,为政者理当听一听,想一想;“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言者无罪,闻者足戒”。

治安违法和不文明网络言论之间,判然有别,不能用行政拘留的手段,处罚网络的不文明言论。

此事之所以在公共舆论空间中引起强烈关注,也是因为,微信群中的聊天、吐槽实为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这个案例实际上触及了公众生活中言论安全的边界,一旦就此开端,则会导致人人自危。

在微信群骂警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属于不文明行为,可以批评教育,而不是行拘。有关方面不可不慎重对待此案,以平息公众的担心与不安。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0 23:38

相关资料、评论:


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北京律师钟兰安认为,群主在微信群里辱骂他人,这种行为违反社会公德,当然错误。但界首警方因此将其行政拘留,适用法律错误,不符合行政法的比例原则,涉嫌滥用警权。
  
钟兰安称,仔细查考《治安管理处罚法》可以发现,第26条属于该法第三章“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和处罚”中第一节 “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和处罚”。由此可以推断出,界首警方认为该群主存在扰乱公共秩序的行为,具体依据是存在“其他寻衅滋事行为”。但是,该群主仅在微信群里发表了发泄情绪的骂人言论,在法律上很难被认定为达到扰乱公共秩序的程度。界首警方根据模糊的“其他寻衅滋事行为”将其行政拘留,处罚过重,属适用法律错误。
  
钟兰安表示,法治社会的应有之义是公民可以批评政府,包括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宪法》第41条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本案中,该群主的意见可以理解为对查酒驾的时间和方式提出的批评和建议。警方应当尊重公民的宪法权利,对批评和建议采取包容的态度,对工作方式和工作时间进行反思、改进,而不是强力打压。”
  
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这已是近期第三件引发舆论质疑警方滥用行政拘留权的新闻事件。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1 01:43

这是最初岳阳网公众号发的“辱警案”配图:我个人认为其属于侮辱性图片!


    这是最初岳阳网某公众号发的:我个人认为其配图属于侮辱性图片,人家也是国家某重要部门公职人员(其系统重要性对国家而言绝对高于公安部门几可与“枪杆子”等齐),形象就这么不堪?居然被图中警察像抓只老鼠似的抓在手心里、满头大汗,交警凶神恶煞!有这么侮辱人的吗?就你公安的“高 大 全”?行政拘留并非犯罪,能够这样侮辱人家吗?这简直是对国家某重要行政系统的整体侮辱!如果按照岳阳公安的逻辑配这个图的也是寻衅滋事!该不该拘留?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1 20:01

相关资料、评论:
转载:

微信群辱骂警察被拘留 网民“一边倒”

2017-09-08 19:15




(本文版权归中正舆情机构所有,如有转载,请勿修改,并须注明文章来源:中正舆情管家,及微信公众号ID:yq_Butler)



近日,一名男子在微信群内辱骂警察,被处以拘留五日的处罚。这一处罚合不合理,是否存在权力的滥用?此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舆论的争议。

舆情脉络

9月6日下午,安徽省界首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发文称,9月4日晚21时,界首市公安局交警五中联合代桥派出所冒雨开展酒驾专项治行动,一位姓杨的男子在自己建的群内获悉查车信息后,发布“他们傻X吗,下雨还查?一群傻X穷这个样”等侮辱性言语。



经警方查实,这个群共有成员240余人,群主杨某向不特定众多人发送侮辱性信息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之规定,依法可以给予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的处罚。



媒体的调查显示,该男子是一家汽车维修店老板,当时交警正在他门店附近的水泥路口查酒驾。一年多前,他因为业务需求建立了微信群,而代桥派出所的警察们为了方便平时修理警车,也在这个群中,包括派出所所长等4名警察。代桥派出所一名协警称,因不当言论,第二天早上,杨某被叫到派出所问话。当天中午,杨某被带到界首市公安局,接受拘留处罚。

事件发生后引起网民热议,众多媒体参与报道,并对此事发表评论。微信平台上,@新闻早餐、@精彩徐州、@我的宿迁、@私家车第一广播、@微商等公众号进行转载报道。新浪微博上,也有不少媒体的官方微博如@财新网、@财新周刊、@中金在线对此事进行报道或评论。

媒体观点

事件曝光后,多家媒体发布评论文章,有支持界首警方决定的,也有认为警察处罚不当的,舆论观点不一。

北京时间“锐评”认为,网络上类似骂街的行为其实很多,如果按照现在的这个标准,那么恐怕要拘留的人有相当一批,这让人怀疑警方是选择性执法;同时以往也有过警察滥用行政处罚权的事例,比如对吐槽“食堂难吃”的网友实施拘留,之后这种行为虽然被纠正、问责,但难免会让公众产生忧虑,担心警方滥用权力。

南方网发表评论文章《微信群里骂警察被拘留一点也不冤》支持警方的处罚。文章称,一些人却将微信群当作了私人领域,无视其公共属性,随意发表一些可能侵害他人权益甚至扰乱社会秩序的言论。安徽这起在微信群辱骂警察被拘留的事件显然具有警示意义,提醒人们在使用社交软件时要遵循一定底线,否则就可能承担法律责任。

新京报刊载法律工作者袁伊文的文章,认为“微信群骂警察”不文明,但行政拘留并不妥当,不能用行政拘留的手段处罚网络的不文明言论。“在微信群骂警察,没有扰乱公共秩序,属于不文明行为,可以批评教育,而不是行拘。”文章还认为,“此事之所以在公共舆论空间中引起强烈关注,也是因为,微信群中的聊天、吐槽实为民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这个案例实际上触及了公众生活中言论安全的边界,一旦就此开端,则会导致人人自危。”

网民观点

该事件发生后,在微信、微博、门户网站等众多平台都引起了网民的评论与热议。中正舆情监测显示,网民对此次事件大多持负面情绪,不赞同警察的处罚方式,舆论呈“一边倒”的格局。



不少网友指责拘留5日的处罚太重,@和平飞龙在天:“可以警告、让其道歉删帖,毕竟粗口骂人有碍文明,警告无效后再行拘留更能让人信服,直接拘留五天量刑过重,且有公报私仇之嫌。”有网友同国外对比,提倡言论自由,称“国外骂总统多的是,不见去拘留,这是区别。”

部分网友用一种自嘲的方式对待此次事件,@股社区:“请在微信群辱骂过公务员的网友自觉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江宁婆婆:“对了,这个视频不错,充分体现了我们人民警察工作的辛苦付出,以及政府对人民群众生命财产的关怀,对人民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作出的不断努力,我编不下去了。”还有网友反问:“在微信里对警察查车不满辱骂警察会拘留五天,不知道我在微博上辱骂会被拘留多久?”这种态度已经成为一种群体性的表达,它既是对执法者的讽刺,也包含了对现实社会的无奈。

有网友提问,如果警察骂老百姓会怎样?@新浪网友:“警察骂群众还有误抓甚至是执法不当该怎么处理?!除了行政处理以外有拘留的吗?!上海那个无执法权的交辅警处理方式说明一切?”@用户6044215664:“人家骂了,是权力,老百姓骂了,就违法。算什么自信?”这种观点代表了不少民众的想法,双方权利的不平等容易引发不满,也值得有关部门深思。

对于该事件中是否存在公权力滥用的问题,有网友表示了担忧,@源id:“果然有食堂案开端,必然后继有之!我敢断定,这件微信群案绝不会是最后一件,必然还有第三件,第四件,第五件…………无尽头!公权力就如同洪水泛滥!”公安机关是否有滥用执法权的嫌疑,是不少网民关心的问题,甚至一些法律人士也认为公安机关有裁量权过大之嫌。

此外,还有网友列举陕西网友吐槽逼捐被行政拘留、河北网友抱怨食堂饭菜差被行政拘留事件,表示“以后无论在哪里都要‘我就看看,我不说话’”。@摸黄鳝:“新浪这么多没被抓的评论者,自重啊。”@二级龙骑兵:“我个人建议界首市公安局去网易新闻跟贴看一下。”

此次舆情值得注意之处是,网民中支持警方的比例较少,绝大多数都认为拘留5日的处罚不合理。@新浪网友:“你们能不能换个角度看问题!如果你是警察,正常执勤,抓违法违章还被别人骂,你好过吗!?如果有错,那该骂,难道警察抓违法违章错了吗?”

针对该男子在微信群辱骂警察是否构成寻衅滋事,微博网友@政法先生 认为:“杨姓男子的行为是否构成寻衅滋事,关键在于两点。一是微信群是不是公共场所;二是杨姓男子的行为是否扰乱了公共秩序。”该网友举例,广州一业主在小区微信群里辱骂邻居最终被法院认定构成侵权。受访法官表示,微信群也是公共场所,在新的语言环境下,在小区微信群里发表辱骂言论与在小区公告栏贴大字报的行为性质是一样的。再者,“交警冒雨查酒驾,为的是公众的利益和社会的秩序,理应受到尊重和称赞。而杨姓男子出于取乐、寻求精神刺激等目的,却在群里无事生非,辱骂交警,制造事端,其行为明显构成扰乱公共秩序。”

警民舆情存在一定的特殊性,一是容易引发大规模的舆论关注,二是容易引发网民的对立情绪。此次事件中网民“一边倒”的态势,值得有关部门思考,警方拘留微信辱骂者的做法是否“过激”,今后对于此类事件当如何处理?

警方处罚的法律依据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六条第四项,涉事男子的行为被归入“其他寻衅滋事行为”。哪些行为属于“其他寻衅滋事行为”,这一说法具有较强的概括性和不确定性,而最终的解释权在警方手上,因此警察执法时获得了较大的自由裁量权力。按照这一原则,几乎任何违法行为都可能被归为“其他寻衅滋事行为”,难免会造成权力的滥用,这也是民众担心的问题。因此,有关部门应当对此进行反思,力争使制度更加人性化。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1 20:14


相关资料、评论:
转载:
群主辱警被拘,究竟是公权力任性,还是罪有应得?

2017-09-11






  近日,安徽省界首市一名杨姓群主“因言获罪”。杨群主得知本市交警和派出所民警联合冒雨查酒驾的消息后,在微信群内公开发表侮辱性言论:“他们傻X吗,下雨还查?一群傻X穷这个样。”经界首市警方查实,杨群主的行为构成寻衅滋事,并对其作出行政拘留5日的处罚。

  界首警方冒雨查酒驾的工作精神非常值得称赞,但其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拘杨群主的做法却激起了广大网民的强烈不满。为此,众网民在“阜阳界首公安在线 ”的官微留言上万条。其中,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何兵的留言耐人寻味:“国家机关没有名誉权,他侮辱谁了?”

  公安部门正常执法是职责所在,杨群主公然辱骂警察的行为确实有失稳妥。然而,界首警方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为此大动干戈将杨群主行拘5日,突显了公权力的任性与傲慢。



  做为一个守法良民,为了避免重蹈杨群主之覆辙,本人先后几次翻看了《治安管理处罚法》。该法共6章,119条,全文13638个字。杀鸡蔫用牛刀?对付杨群主这等市井屁民无须大费周折,依法将其行拘仅用8个汉字足矣,即:“其他寻衅滋事行为”。

经过反复研读后,我对界首警方的业务素质和敬业精神佩服的五体投地。能从万言法条中挑捡出8个汉字作为执法依据,想必界首警方早已练就了“万里挑一”的神功。但若仔细推敲,却发现这八字法诀大有玄机,若能心领神会、运用自如,便可成为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并且屡试不爽。此时,忽然想起卖油翁的铁律箴言:“无他,但手熟尔!”

  惩治杨群主的八字法诀,就像是西游里青牛精手中的金钢琢一样无所不能,即便牛鬼蛇神漫天飞舞,它都能通吃不误。“寻衅滋事”的字面意思可以理解为“无事生非”,当与“其他”二字完美相结合时,产生的奇妙功效简直就像游戏中的无敌“bug”,它能将一切《治安管理处罚法》未做明确规定的不良行为一网打尽。所以,这8个汉字套用在杨群的主头上真是手段高超、恰如其分。



  这款兜底的八字法诀,之所以未作精确定义,就是为了防止一切前所未有的特殊情况逍遥法外,使执法人员有法可依,有力地打击奸佞斜淫。如果使用得当,便可成为执法利器;反之势必造成小病大治、有失公允的不良后果,甚至会严重地影响政府的公信力。

  有人戏称,杨群主的行为就像是躲在被窝里使劲放了几个响屁,而界首警方闻风而至,大有杀一儆百、为民除害之势。

  个人认为,界首警方对杨群主的处罚过重,涉嫌过度使用自由裁量权。第一,界首公安的官微声称:“杨群主公布侮辱性言语,在微信群、朋友圈造成了不良的社会影响”,这段表述值得商榷。稍有辨识能力的人,一眼便知杨群主的言论属于泄私愤、说气话,人们只会把它当作笑话看,所以不存在实质性损害和不良的社会影响。



  第二,《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条规定了四种处罚的种类,而界首警方直接越过警告和罚款对杨群主进行顶格处罚,有过度使用自由裁量权的涉嫌。况且,界首警方官微明确表示:“杨某主动承认并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鉴于杨群主的表现,应该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十九条相关条款从轻处罚。

  第三,法律不是执法部门随意任性的工具,治安管理处罚要体现同事同罚、处罚公平、裁量公正的原则。执法要让执法相对人服气,让老百姓满意。骂警察被行拘5日,网上骂城管的比比皆是,有人管过吗?前些时日,上海抱孩子妇女推搡交警也没见其被行政拘留,杨群主发几句牢骚就触痛了界首警方的敏感神经?

  无独有偶,今年5月,陕西省兴平市一名谭姓男子,因给该市交警杨警官赠送“胡乱作为,以权谋私”的锦旗,被当地公安部门以“扰乱单位秩序”为由行政拘留5日。同为送锦旗,如果谭某送赞美褒奖的锦旗便不够成扰乱单位秩序,这是什么道理?谭某的不当行为至使杨警官的人格遭到侮辱,本应通过法律程序解决。但当地公安部门任性到随意使用法律的地步,这种行为恰恰验证了谭某所赠锦旗的内容。



  杨群主和谭某均因辱警被行政拘留,而人民警察是《治安管理处罚法》的执行者,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模式直接导致了处罚“合法而不合理”的结果。权力属于人民,不是执法部门的任性的工具。一部分人对执法部门存有不满情绪,只能说明执法部门的工作有待进一步改善提升。

  去年,一个朋友5000多元的手机被窃,报案时提供了手机串号和定位,但是办案民警只是做了简单的登记,这种做法瞬时令朋友对警察的态度发生了巨大转变。近期,网上惊现老外代报案,失物百分之百找回的图片,也是对有关部门极大的讽刺和鞭策。

  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公民有司法监督权,公民积极参与司法有利于提高司法的透明度。就目前情况来看,公民监督司法的道路还任重道远,要建立“阳光司法机制”首先应该立法保障公民的人身安全不能受到司法的非法侵害。如果发几句牢骚都会被行拘,谁还敢来监督司法?



  美国法律规定:官员和公众人物、以及公众事件的相关人不得通过提起法律诉讼获得隐私权和名誉权的赔偿。所以,美国人敢把特朗普总统的裸体塑像摆放在街头任人羞辱。即使特朗普真的不堪其辱、提起诉讼,法庭也仅会为其恢复名誉,决不会行拘肇事者,而肇事者仍然可以继续摆放裸体塑像……

  人有七情六欲,谁都有发泄不满情绪的时候,执法部门要有容人的雅量,切莫做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如果执法部门要求民众的每一句牢骚、批评、评论都必须正确,否则就动用法律起诉、赔偿、行拘等,公民还如何能够参与司法,我国的法制还如何体现民主和公正的价值?

  权力是人民赋予执法部门的服务工具,权力不是执法部门的私有财产。执法应兼顾天理和人情,任性执法不仅损害了法律的威严,侵害了执法相对人的权益,还伤了民心。

jiansheyy 发表于 2017-9-22 18:11

没错,反对它公安的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3 11:59

   岳阳公职人员罗某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辱骂交警二大队贴单人员被岳阳公安以所谓“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0天。我认为罗某行为100%不构成寻衅滋事。公安部门以寻衅滋事给予其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适用法律错误、是完全错误的。


   建议罗某拘留结束后马上申请行政复议,如果复议无结果再进行诉讼,以当事人身份纠正岳阳公安的错误,申请国家赔偿!

1795113041 发表于 2017-9-23 14:24

足协、中国男足被骂了几十年,也没拘留谁。老百姓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家老子骂你几句,难道也要拘留吗?你们吃着老百姓的肉,吸着老百姓的血,骂你几句,就抓人。老百姓为什么骂你们,是因为你们腐败无能、办事不公。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4 19:30

1795113041 发表于 2017-9-23 14:24
足协、中国男足被骂了几十年,也没拘留谁。老百姓是你们的衣食父母,你家老子骂你几句,难道也要拘留吗?你 ...

说的好很呀!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5 10:05

      为推进社会进步,民主法制进步,法治健全和更加合理,要以案说法,力争推进“辱警案”由第三方处理,公安机构不能搞“即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要制约和限制公安机构随意拘留他人的权利。


   本人作为法律专业毕业生,有责任、有义务呼吁法律更加公平合理!


   有的人作为一个“音乐人”尚且知道“心怀天下、改造社会”我们更应该心怀天下、改造社会,如果只是从本位主义,为了工作而工作是不羞愧的!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5 10:32


《陕西日报》可以登相关讨论,《湖南日报》为什么不登?

男子“朋友圈”辱骂延安交警被拘留7日
微信朋友圈是否为公共空间引热议
陕西日报 发布时间:2017-03-13

本报记者 秦峰 张英 实习生 张亚丽

    2月23日,延安市公安局微信公众号“圣地警苑”通报称,网民李某因被违章停车贴条,在其微信朋友圈中公开发布侮辱警察言论,被延安宝塔分局南市派出所查获,因寻衅滋事被处以行政拘留7日。


辱骂执法人员明显不当,处罚依据和方式值得商榷
    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副教授李大勇认为,随着社会的发展,政府调整的范围不仅是在物理空间当中,还逐渐延伸到虚拟空间,像朋友圈,实际上就是一个新型的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平台,尽管在该平台上人们无法见面,但是它具有的社会功能和现实生活中朋友圈的功能是一样的,所以朋友圈也应该是受法律秩序来调整的,在朋友圈发言同样要遵循事实和法律规则。

    “就该案而言,网友在朋友圈发表的言论过激,已经超出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应该受到法律的惩戒。”李大勇说,是否以“寻衅滋事”来定性该案件,是值得商榷的。该案应该符合《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中的“侮辱他人”这一项,因为发言内容是针对停车罚单,实际上是对交警去贴罚单这一行为进行了侮辱和诽谤。所以按“寻衅滋事”来处罚是不太准确的。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政治与法律研究所副研究员韩伟认为,对于人民警察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应该给予尊重,这是公民守法的必然要求。如果有异议,可以通过行政复议、起诉等方式提出,采取网络辱骂等方式,明显不妥当。

    韩伟说,如果以“公然侮辱他人”来处罚,应该有两个限制性条件,第一,是公然侮辱诽谤他人,朋友圈具有一定的私密性,是否属于公共空间理论上尚有争议,也就是说是否属于“公然”仍值得讨论;第二,该条款要求“情节较重的”,才处以拘留,本案中的情形达不到较重的标准,给予警告处罚可能较为合适。

    西北政法大学行政法学院行政诉讼教研室主任彭涛告诉记者,行政处罚中的治安管理处罚有一个原则,叫比例原则,触犯行政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和所应当接受的处罚程度应该是相一致的。按照治安管理处罚,警告、罚款、行政拘留,这里有一个由轻到重的排序。李某只是在朋友圈发了一条辱骂交警的言论,如果要进行处罚,一般来说首先应该警告,没有必要拘留七天。因为拘留是一种限制人身自由的处罚,一般针对严重的违法行为。

高山旗手1 发表于 2017-9-25 13:26

高山旗手1 发表于 2017-9-25 13:27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5 19:56

高山旗手1 发表于 2017-9-25 13:27
不要乱来,百姓也是人

      岳阳公职人员罗某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辱骂交警二大队贴单人员被岳阳公安以所谓“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0天。我认为罗某行为100%不构成寻衅滋事。公安部门以寻衅滋事给予其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适用法律错误、是完全错误的。


   建议罗某拘留结束后马上申请行政复议,如果复议无结果再进行诉讼,以当事人身份纠正岳阳公安的错误,申请国家赔偿!

有冤何处伸 发表于 2017-9-26 07:22

如今权大于法!

飞龙在天95 发表于 2017-9-26 19:39

有冤何处伸 发表于 2017-9-26 07:22
如今权大于法!

   岳阳公职人员罗某因为在微信朋友圈辱骂交警二大队贴单人员被岳阳公安以所谓“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0天。我认为罗某行为100%不构成寻衅滋事。公安部门以寻衅滋事给予其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适用法律错误、是完全错误的。


   建议罗某拘留结束后马上申请行政复议,如果复议无结果再进行诉讼,以当事人身份纠正岳阳公安的错误,申请国家赔偿!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岳阳公职人员微信辱警被拘留的法律和社会反思!-全国辱警案处罚依据多数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