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层反腐 发表于 2017-11-2 07:18

小小说:终审裁定

本帖最后由 基层反腐 于 2017-11-2 12:24 编辑


原创:草民仙风
星期三中午,左老师正低着头趴在办公桌上打瞌睡,突然间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心里纳闷道:是谁呀,正要睡着就来电话,烦人不烦人?
左老师很不情愿地掏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才知道是表哥打来的。
“喂!表哥,你有么个事?”
“哦,表弟,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情有进展了,我朋友说案子已被发回聚埔法院重审,你自己到聚埔法院去问问吧。”
“哦,是真的吗?哪天发回聚埔法院的?为什么我们没接到聚埔法院的通知呢?怀化中院有没有送裁定书给我们?”左老师兴奋地问道。
“哎呀,具体什么情况你到聚埔法院问问不就清楚了吗?”表哥说完挂了电话。左老师心里急,马上打电话询问聚埔法院立案庭,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工作人员,她很有礼貌地抓起电话筒问:“喂!您好!请问您找谁啊?”
“哦,您好!我是四都镇中心小学的左老师,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请问我爱人跟四都镇中心小学的劳动争议纠纷案是不是被怀化中院发回聚埔法院重审了?”
“哦,她的这个案子目前好像还没有审结,我们聚埔法院现在还未接到中院的裁定书,你打电话去问问中院的主审法官吧。”
“怎么可能呢?时间都过去两个月了,怎么会没有裁定书呢?”左老师想到这里,马上拨打了中院程法官的办公室电话。然而,他连续拨打了几次电话,对方都没有接。
这个程法官真是的!给他打过几十次电话,他总是不肯接,莫非在等着我给他送礼吗?左老师心里这样猜测着。
下午放学后,左老师把表哥透露的消息和自己向聚埔法院打听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老婆。
“怎么会这样呢?在中院庭审那天程法官不是当着双方表态要把案子发回重审吗?”他的老婆不解地问他。
“是呀!我记得庭审当天他还帮我们批对方乱搞呢,为什么拖到今天还不送中院的裁定书给我们呢?”左老师道,“莫非这裁定书被聚埔法院扣押了?对了,吃完晚饭后你用微信咨询一下林律师吧。”
“不,不登微信了,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林律师。”他老婆说完就掏出手机打林律师的电话。
“喂,您好,林律师,我想向你咨询一下,我那个案子被发回重审后,法院是不是应该通知当事人呢?”
“哦,你的案子被发回重审了吗?”电话那头,林律师问。
“是呀,今天中午,我老公的表哥告诉我们的,但我们至今没接到中院发回重审的裁定书。”
“呵呵,你老公是不是听错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给主审法官送礼?现在想打赢官司必须先给主审法官送礼,主审法官认可你送的礼后才会帮你判。好多人认为打官司要胜诉必须请到好律师,其实现在律师能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官司的输赢关键在法官的裁决,而现在绝大多数法官庭审完全是走过场,所谓尊重事实和法律,维护司法公正,根本就是一句空话。虽然法官办错案会受处罚,但这点处罚相对于诉讼当事人送的那些厚礼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法官宁愿冒着风险制造冤假错案,也不肯为当事人主持正义。我曾经跟你老公谈过,要想把你的官司打赢,必须先找人疏通主审法官,否则谁也不会帮你主持公道……”
左老师的老婆听着林律师这一席话,心里很无奈,她“唉”地叹了一声,苦笑道:“管他怎么裁定,我才不送礼呢……”
一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左老师和他的老婆依然没有接到中院的裁定书。
“这该死的法官,为什么还不送裁定书给我们呢?”左老师心里一急,又一次掏出手机拨打中院程法官的办公室电话,但是,无人接听。左老师做过统计,自打官司以来,他一共给程法官办公室打过六十九次咨询电话,可对方只匆匆接听过一次。他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向他的表哥打电话询问。
“喂!表哥吗?”
“嗯,你又有什么事啊?”
“你上月不是说我们那案子已被发回重审了吗?为何我们至今没收到法院的重审通知呢?我手里还有新证据要提交给法官呢,你说我该怎么办?”
“哦,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等我有空了再到我朋友那里帮你详细问问吧。”他表哥回道。
“好,那就这样吧。”左老师挂了电话,走进了学校办公室,启动了电脑,他想利用电脑查询一下法院系统的咨询投诉网站。
如今连到法院打官司都没有结果,到法院系统网站咨询投诉又有什么用呢?哪个领导会关注网民的投诉?左老师反反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这些年,因网络投诉快捷方便,很多老百姓都把自己遭遇的不公反映到地****府网站,刚开始还被网站管理员转交到政府网信办回复处理,但投诉的帖子多了,就没人理会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一起官司法官可以永久性不裁决、不结案吗?难道中国的法律只针对中国的老百姓,法官违纪违法可以不受追究吗?不!我必须检举他们的玩忽职守行为,我就不信高层领导会公开容忍基层司法腐败。左老师想到这里,果断地在网站上提交了准备已久的检举信。
几个小时后,网站审核通过了他的投诉帖子。但几乎在同时,他也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
“喂!老左啊老左,你怎么又到网上发帖了呢?你不是承诺不上网发帖的吗?刚刚县里为你在网上发帖的事质问我、责备我啊!”
“哦,真对不起您啊,领导,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也被逼得没办法啊!我老婆大人的案子上诉到中院后,法官超期不予结案,不送达裁定书给我们,我给法官打了六十多个咨询电话,他连电话都懒得接,真是欺人太甚啊!”
“哦,以后你有什么事先向我反映,我解决不了再向上面反映好吗?”
“好啊!领导,但是像法官玩忽职守这样的问题你能帮我解决好吗?”
“哦,你反映法官的问题我确实解决不了,可你是我单位的人,你在网上投诉,上面的领导肯定只找我质问啊!这一次就算了吧,以后上网发帖要谨慎。现在农村学校聘请有这么多的临时代课老师,政府哪有能力解决他们的社保问题?我想法院不会轻易判你老婆胜诉的,你还是认输吧。”
“哦,官司的输赢我现在已不在乎了,但是,我需要法官给我办结案手续,给我送达裁定书。”左老师说,“请领导理解我的这个愿望!”
下午放学后,左老师和老婆正在厨房里忙着煮饭、炒菜,他裤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号码很陌生,老婆替他按了一下接听键,对方自称聚埔法院的工作人员,说中院的终审裁定书已送到聚埔法院,让他们抽时间去领取。
“老左,你说说,中院的终审裁定书真的会支持我的上诉吗?”他老婆问。
“这个很难说,如果中院这些法官办案肯尊重事实,尊重法律,我相信你一定能胜诉,但如果情况真如林律师说的那样,我想你败诉的可能性也很大,因为你没给主审法官送礼啊。总而言之,你明天把裁定书领回来后就知道答案了。”
这一夜,天上的月亮就像兔子一样,一会儿跳出来,一会儿又钻进草丛一般的云堆里。左老师夫妻俩由于心里牵挂着裁定书,久久难以入眠。第二天天刚亮,左老师就让老婆坐车去了聚埔法院。上午十点左右,他老婆把那姗姗来迟的终审裁定书拍了照,用微信发给了他。他打开图片,只见裁定书中间有一段文字看起来非常刺眼:“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某某某的起诉,其权利主张的实质属于民办、代课教师提出的要求落实身份与待遇的政策性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的民事审理范围。一审裁定处理正确,应予维持……”
“这些法官真会玩法律啊!”左老师叹道,心里头冒出一连串疑问:怀化中院法官们九月十八日作出的裁定书为何拖到十月底我投诉后才肯送达?如果表哥那天透露的案子被发回重审的信息是假的,那聚埔教育局为什么也在一次网帖回复中说老婆的案子已被发回重审了呢?虽然老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当过民办代课教师,但那是历史啊,她现在诉求的不是历史问题而是劳动争议纠纷,为什么法官要刻意回避诉请事项却扯上政策性起诉呢?民办代课教师被政府全面清退后,农村学校仍然长期滞留着临时代课教师,也即所谓的临聘教师,省政府早就为临聘教师待遇问题出台过文件,规定农村学校确需聘用临时代课教师的,必须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必须按《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规定为其缴纳社保,可为什么我的老婆依法主张这项权利就被法官视为民办代课教师提出的落实身份与待遇的政策性起诉呢?难道当过民办代课教师的临聘教师就永远不受中国法律的保护?难道当过民办代课教师的临聘教师就永远不能跟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纠纷?难道……?
      左老师带着心中的这些疑问打开了手机微信,跟林律师聊了起来。
       “林律师,在线吗?”
       “您好!在的,左老师是不是还在为老婆的劳动官司烦恼?”
       “是呀!想不通啊!我心中有很多疑问呢。”
       “ 您有什么疑问啊?”
       “中央政府再三强调要依法治国,中央领导三令五申要维护司法公正,为什么到了地方就变了?那些地方官员为什么要阳奉阴违?”
          “呵呵,依法治国也好,维护司法公正也好,这些都不过是高层领导的政治梦想,政府喊出的政治口号而已。要知道,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重点并不在社会主义上,而是在中国特色上,很多权力机构的腐败就是披着这中国特色的外衣合法存在着,你反对这种腐败就是反对中国特色,官员们随时可以给你扣上对抗人民政府的帽子。唉,您还是认命吧,认输吧,左老师!……”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普通群众一个 发表于 2017-11-3 07:29

林律师说得不错呀,很多权力机构的腐败就是披着这中国特色的外衣合法存在着,你反对这种腐败就是反对中国特色,官员们随时可以给你扣上破坏社会稳定、对抗人民政府的帽子。如此说来,地方官员维稳的目的就是要对付那些不甘心被腐败权力压制的基层老百姓。

溆浦宝卵多 发表于 2017-11-3 08:28


这应该是草民仙风创作的纪实小说吧,因为这事儿就发生在他的老婆身上。随着劳动者维权意识的增强,由用人单位引发的劳动争议纠纷案现在频繁发生,法院受理的民事案件多半是这类案件,如果诉讼当事人是普通劳动者和普通企业,有点良心的法官办案时或许会尊重事实和法律,但如果用人单位是政府事业单位,试问又有哪个法官愿意对抗政府官员去帮普通劳动者维权呢?

基层反腐 发表于 2017-11-3 11:36

怀化法院一纸终审裁定书透露出的三大疑点:
第一,代课教师与公办小学发生的劳动争议纠纷案,原告因不服一审驳回原告起诉的裁定而上诉至怀化法院,怀化法院2017年6月15日受理此案后为什么一直拖到2017年9月18日才作出终审裁定?(《民诉法》规定的审限是一个月。)
第二,怀化法院这份终审裁定书作出后一直不敢送达给上诉人,直到上诉人上网投诉了,法院工作人员才通知上诉人去溆浦法院领取中院送达的裁定书,这符合法定程序吗?(《民诉法》规定法院的裁决文书必须及时送达给诉讼当事人或代理人。)
第三,为什么怀化法院作出的驳回上诉的终审裁定结果跟溆浦县委宣传部、溆浦教育局2017年8月10日在华声在线投诉直通车公开回复的说该案已被怀化中院发回溆浦法院重审的情况截然不同?(把临聘教师与学校的劳动争议纠纷硬说成是民办教师要求落实身份待遇的政策性诉求,陈法官当初指斥一审乱搞,现在他自己怎么也乱搞了呢?)

基层反腐 发表于 2017-11-3 11:38

红网坏版被坏人掌控,老百姓现在根本无法上贴了。

基层反腐 发表于 2017-11-3 11:40


基层反腐 发表于 2017-11-3 11:43

百姓依法维权,法官依权侮法。

普通群众一个 发表于 2017-11-3 12:54

无语,法官审理劳动争议纠纷案为什么要把地方政府的不合理政策规定置于《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之上?

普通群众一个 发表于 2017-11-3 13:17


国家制定的法律法规居然得屈从于省里面制定的政策文件,这些家伙果然是在乱搞!这样的裁定不知道在侮辱谁的智商。懂法的人都知道司法审判有个上位法优先于下位法原则:在效力较高的规范性法律文件与效力较低的规范性法律文件相冲突的情况下,应当适用效力较高的规范性法律文件,难道法官连这点常识都不掌握吗?

尘画梦 发表于 2017-11-3 20:08

无语,法官审理劳动争议纠纷案为什么要把地方政府的不合理政策规定置于《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之上
      http://pababy.cn/zz.swf

草民仙风A 发表于 2017-11-7 11:55

小说原稿:

    星期三中午,左老师正低着头趴在办公桌上打瞌睡,突然间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心里纳闷道:是谁呀,正要睡着就来电话,烦人不烦人?

    左老师很不情愿地掏出手机,一看电话号码才知道是表哥打来的。

    “喂!表哥,你有么个事?”

    “哦,表弟,你上次托我打听的事情有进展了,我朋友说案子已被发回聚埔法院重审,你自己到聚埔法院去问问吧。”

    “哦,是真的吗?哪天发回聚埔法院的?为什么我们没接到聚埔法院的通知呢?怀化中院有没有送裁定书给我们?”左老师兴奋地问道。

    “哎呀,具体什么情况你到聚埔法院问问不就清楚了吗?”表哥说完挂了电话。左老师心里急,马上打电话询问聚埔法院立案庭,接电话的是一个女工作人员,她很有礼貌地抓起电话筒问:“喂!您好!请问您找谁啊?”

    “哦,您好!我是四都镇中心小学的左老师,我想向您打听一件事,请问我爱人跟四都镇中心小学的劳动争议纠纷案是不是被怀化中院发回聚埔法院重审了?”

    “哦,她的这个案子目前好像还没有审结,我们聚埔法院现在还未接到中院的裁定书,你打电话去问问中院的主审法官吧。”

    “怎么可能呢?时间都过去两个月了,怎么会没有裁定书呢?”左老师想到这里,马上拨打了中院程法官的办公室电话。然而,他连续拨打了几次电话,对方都没有接。

    这个程法官真是的!给他打过几十次电话,他总是不肯接,莫非在等着我给他送礼吗?左老师心里这样猜测着。

    下午放学后,左老师把表哥透露的消息和自己向聚埔法院打听到的消息全部告诉了老婆。

    “怎么会这样呢?在中院庭审那天程法官不是当着双方表态要把案子发回重审吗?”他的老婆不解地问他。

    “是呀!我记得庭审当天他还帮我们批对方乱搞呢,为什么拖到今天还不送中院的裁定书给我们呢?”左老师道,“莫非这裁定书被聚埔法院扣押了?对了,吃完晚饭后你用微信咨询一下林律师吧。”

    “不,不登微信了,我现在就打电话问问林律师。”他老婆说完就掏出手机打林律师的电话。

    “喂,您好,林律师,我想向你咨询一下,我那个案子被发回重审后,法院是不是应该通知当事人呢?”

    “哦,你确定你的案子被发回重审了吗?”电话那头,林律师问。

    “是呀,今天中午,我老公的表哥告诉我们的,但我们至今没接到中院发回重审的裁定书。”

    “呵呵,你老公是不是听错了?请问你们有没有给主审法官送礼?现在想打赢官司必须先给主审法官送礼,主审法官认可你送的礼后才会帮你判。好多人认为打官司要胜诉必须请到好律师,其实现在律师能发挥的作用十分有限,官司的输赢关键在法官的裁决,而现在绝大多数法官庭审完全是走过场,所谓尊重事实和法律,维护司法公正,根本就是一句空话。虽然法官办错案会受处罚,但这点处罚相对于诉讼当事人送的那些厚礼而言,根本就微不足道,所以才有那么多的法官宁愿冒着风险制造冤假错案,也不肯为当事人主持正义。我曾经跟你老公谈过,要想把你的官司打赢,必须先找人疏通主审法官,否则谁也不会帮你主持公道……”

    左老师的老婆听着林律师这一席话,心里很无奈,她“唉”地叹了一声,苦笑道:“管他怎么裁定,我才不送礼呢……”

    一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左老师和他的老婆依然没有接到中院的裁定书。

    “这该死的法官,为什么还不送裁定书给我们呢?”左老师心里一急,又一次掏出手机拨打中院程法官的办公室电话,但是,无人接听。左老师做过统计,自打官司以来,他一共给程法官办公室打过六十九次咨询电话,可对方只匆匆接听过一次。他没有办法,只好再次向他的表哥打电话询问。

    “喂!表哥吗?”

    “嗯,你又有什么事啊?”

    “你上月不是说我们那案子已被发回重审了吗?为何我们至今没收到法院的重审通知呢?我手里还有新证据要提交给法官呢,你说我该怎么办?”

    “哦,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等我有空了再到我朋友那里帮你详细问问吧。”他表哥回道。

    “好,那就这样吧。”左老师挂了电话,走进了学校办公室,启动了电脑,他想利用电脑查询一下法院系统的咨询投诉网站。

    如今连到法院打官司都没有结果,到法院系统网站咨询投诉又有什么用呢?哪个领导会关注网民的投诉?左老师反反复复思考着这个问题。这些年,因网络投诉快捷方便,很多老百姓都把自己遭遇的不公反映到地****府网站,刚开始还被网站管理员转交到政府网信办回复处理,但投诉的帖子多了,就没人理会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呢?难道一起官司法官可以永久性不裁决、不结案吗?难道中国的法律只针对中国的老百姓,法官违纪违法可以不受追究吗?不!我必须检举他们的玩忽职守行为,我就不信高层领导会公开容忍基层司法腐败。左老师想到这里,果断地在网站上提交了准备已久的检举信。

    几个小时后,网站审核通过了他的投诉帖子。但几乎在同时,他也接到了单位领导的电话。

    “喂!老左啊老左,你怎么又到网上发帖了呢?你不是承诺不上网发帖的吗?刚刚县里为你在网上发帖的事质问我、责备我啊!”

    “哦,真对不起您啊,领导,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也被逼得没办法啊!我老婆大人的案子上诉到中院后,法官超期不予结案,不送达裁定书给我们,我给法官打了六十多个咨询电话,他连电话都懒得接,真是欺人太甚啊!”

    “哦,以后你有什么事先向我反映,我解决不了再向上面反映好吗?”

    “好啊!领导,但是像法官玩忽职守这样的问题你能帮我解决好吗?”

    “哦,你反映法官的问题我确实解决不了,可你是我单位的人,你在网上投诉,上面的领导肯定只找我质问啊!这一次就算了吧,以后上网发帖要谨慎。现在农村学校聘请有这么多的临时代课老师,政府哪有能力解决他们的社保问题?我想法院不会轻易判你老婆胜诉的,你还是认输吧。”

    “哦,官司的输赢我现在已不在乎了,但是,我需要法官给我办结案手续,给我送达裁定书。”左老师说,“请领导理解我的这个愿望!”

    下午放学后,左老师和老婆正在厨房里忙着煮饭、炒菜,他裤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来电号码很陌生,老婆替他按了一下接听键,对方自称聚埔法院的工作人员,说中院的终审裁定书已送到聚埔法院,让他们抽时间去领取。

    “老左,你说说,中院的终审裁定书真的会支持我的上诉吗?”他老婆问。

    “这个很难说,如果中院这些法官办案肯尊重事实,尊重法律,我相信你一定能胜诉,但如果情况真如林律师说的那样,我想你败诉的可能性也很大,因为你没给主审法官送礼啊。总而言之,你明天把裁定书领回来后就知道答案了。”

    这一夜,天上的月亮就像兔子一样,一会儿跳出来,一会儿又钻进草丛一般的云堆里。左老师夫妻俩由于心里牵挂着裁定书,久久难以入眠。第二天天刚亮,左老师就让老婆坐车去了聚埔法院。上午十点左右,他老婆把那姗姗来迟的终审裁定书拍了照,用微信发给了他。他打开图片,只见裁定书中间有一段文字看起来非常刺眼:“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某某某的起诉,其权利主张的实质属于民办、代课教师提出的要求落实身份与待遇的政策性起诉,不属于人民法院主管的民事审理范围。一审裁定处理正确,应予维持……”

    “这些法官真会玩法律啊!”左老师叹道,心里头冒出一连串疑问:怀化中院法官们九月十八日作出的裁定书为何拖到十月底我投诉后才肯送达?如果表哥那天透露的案子被发回重审的信息是假的,那聚埔教育局为什么也在一次网帖回复中说老婆的案子已被发回重审了呢?虽然老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当过民办代课教师,但那是历史啊,她现在诉求的不是历史问题而是劳动争议纠纷,为什么法官要刻意回避诉请事项却扯上政策性起诉呢?民办代课教师被政府全面清退后,农村学校仍然长期滞留着临时代课教师,也即所谓的临聘教师,省政府早就为临聘教师待遇问题出台过文件,规定农村学校确需聘用临时代课教师的,必须与其签订劳动合同,必须按《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规定为其缴纳社保,可为什么我的老婆依法主张这项权利就被法官视为民办代课教师提出的落实身份与待遇的政策性起诉呢?难道当过民办代课教师的临聘教师就永远不受中国法律的保护?难道当过民办代课教师的临聘教师就永远不能跟用人单位发生劳动争议纠纷?难道……?

    左老师带着心中的这些疑问打开了手机微信,跟林律师聊了起来。

    “林律师,在线吗?”

    “您好!在的,左老师是不是还在为老婆的劳动官司烦恼?”

    “是呀!想不通啊!我心中有很多疑问呢。”

    “ 您有什么疑问啊?”

    “中央政府再三强调要依法治国,中央领导三令五申要维护司法公正,为什么到了地方就变了?那些地方官员为什么要阳奉阴违?”

       “呵呵,这就是中国的法治现状!中国的司法审判一直被人情圈子和政府权力圈子左右着,即便是有点良心的法官想独立行使审判权,也会遭到干扰和阻挠,特别是针对政府行政机关和事业单位违法侵权的案子。唉,您还是认输吧,左老师!……”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小小说:终审裁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