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舟晚 发表于 2017-11-7 17:10

岳阳发生暴力强拆,致老人流落街头 文/漂泊诗人 随缘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3a17a67016950a7b75354ecc3ad0625c/d228c9177f3e6709bf22b8b930c79f3df9dc5580.jpg
卢老汉痛心地指着被掩埋的自家房屋

岳阳市云溪区长炼街道办事处文桥居委会沈家组老农民卢利民,今年66岁。在沈家组的一幢400㎡的私房在未签订房屋拆迁协议、未经本人同意的情况下,被直接掩埋在地底下,并以土堆平,家中所有财产均埋入土堆之下。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1919d5e3017b02080cc93fe952d8f25f/bcb97f3e6709c93d07d0f3b1943df8dcd0005480.jpg
绿荫下的卢利民未拆前的家

事发后老卢前后几次报警,警察以各种理由不予立案。至今已有2个多月,政府在明知作案者是谁,也不将之绳之以法;区政府领导避而不见,不给任何说法,项目协调指挥部一味全部将负责推给施工者。官商相护,官官相护只害得可怜的老卢老俩口无家可归,一夜白头,整日愁眉苦脸,睡不着觉。难道云溪的干部就是这样贯彻习主席民生重于一切的精神要求?“牢牢把握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让人民无家可归、无处说理、无处申冤理吗?置法制于何处!老卢家目前有的是对生活的无望,对当地党员干部的失望!还有含冤待昭的迫切盼望!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fdba873c2ba446237ecaa56aa8237246/7b5a1bd5ad6eddc4c14249bd32dbb6fd53663379.jpg
彭小平副指挥长

9月9日下午,我们随卢利民和卢朝虹来到云溪工业园长炼分园长街办协调指挥部暗访,见到指挥长李奕峰,李首先肯定,这种掩埋房屋的行为是错的,但他提出的是让卢老汉走法律渠道;而副指挥长彭小平,却是满脸不在乎,称此事件不清楚,卢老汉质疑道,房屋四周被水淹时,通报给他;房屋被掩埋也同样通报给他,怎能不知?彭气势汹汹答道,就是不知道。当卢老汉指责他行政不作为时,他竟恼羞成怒道:你他妈不是人……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ded2e8d24d2309f7e76fad1a420f0c39/6e7bad6eddc451da1053f1adbdfd5266d1163279.jpg
卢老汉家当时被水淹没照
自去年国务院专门出台了相关条例,禁止政府插手的强拆,强拆的消烟逐渐云散。到底是什么原因支撑着云溪区政府公然违纪违法的进行暴力实施强拆,我想大家都心知肚明,不言而喻。

http://imgsrc.baidu.com/forum/w%3D580/sign=b23c8e5502f79052ef1f47363cf2d738/d8c0ddc451da81cbab437e8b5966d01608243179.jpg
老农卢利民无家可归,流离街头
《孟子-滕文公上》曰:“民之为道也,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产权自古以来就是稳定人心、推动社会发展的“定盘星”。何时私房被掩埋一案才能引起高层重视,将违法强拆者绳之以法,还卢老汉一个公道!


轻舟晚 发表于 2017-11-7 17:11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fbai 发表于 2017-11-8 09:15

{:115:}

轻舟晚 发表于 2017-11-8 17:37

家里面被非法强拆的时候,还是夏天。从照片上看,老人还穿着短袖,现在已经是冬天,这日子这么过啊。

lovezhou20202 发表于 2017-11-9 12:34

原来这么多和我家一样遭强拆的

轻舟晚 发表于 2017-11-12 21:18

lovezhou20202 发表于 2017-11-9 12:34
原来这么多和我家一样遭强拆的

那是因为我们是弱势群体,他们能把我们像泥团一样捏来捏去

轻舟晚 发表于 2017-11-12 21:18

我发的帖子上面的图片为什么没有了呢

王家河的晨曦 发表于 2017-11-13 13:44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是新教徒,我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岳阳发生暴力强拆,致老人流落街头 文/漂泊诗人 随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