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没有阳光 发表于 2017-11-7 17:44

专家葛均波指出:心脏支架不能一劳永逸,仍然存在再狭 窄风险!

专家葛均波指出:心脏支架不能一劳永逸,仍然存在再狭

窄风险!
    摘    自:羊城晚报    原标题:上支架不等于为心脏上保险,生活方式是根本!    冠心病被称作“人类健康第一杀手”,发病率呈逐年上升并有年轻化的趋势。心脏支架介入术的开展,使濒临阻塞的生命通道再次流动起生命的血液,给众多冠心病患者带来新生。现在,全世界每年增加170万“支架人”,中国每年新增约33万“支架人”。不少“支架人”认为,做了心脏支架介入,心脏就相当于上了“保险”。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教授指出:
心脏放完支架后并不意味着就可以一劳永逸了,目前不少人对于心脏支架介入的认识还存在不少误区。  放完支架≠一劳永逸  “这次我差点就走了!”冠心病老病号丁先生说。丁先生今年67岁,患有冠心病十多年,三年前因心肌梗死接受了支架介入术。术后最初一年还能坚持吃药,后来因为症状都消失了就放松了服药和复查,最近半年多干脆连阿司匹林都不吃了。半个月前,丁先生得了感冒,当时不以为意,不想突然出现胸闷、胸痛,服用速效救心丸也不管用,被家人送到医院抢救。通过冠状动脉造影发现,丁先生心脏的冠状动脉又出现堵塞,狭窄度超过80%,只得再次进行支架介入以挽救生命。  “有不少患者做完支架介入手术后就认为没事了,其实这是个很大的误区。”葛均波院士说。放入支架只能表明这条血管的堵塞和狭窄问题解决了,但别的血管也可能发生堵塞和狭窄。另外,即使放入了支架,也可能再次发生狭窄。普通支架植入术后再狭窄率在6个月时为30%左右。如果病变血管较长、血管较小或者糖尿病病人放入了多个支架,发生再狭窄的几率还会增加。目前,普遍使用的药物洗脱支架再狭窄率要低一些,约在10%以下,但毕竟还是有一定风险的。所以,手术后必须注意支架维护,要长期吃抗血小板药,还要控制好血糖、血压,否则还是容易形成血栓。患者手术后应按医嘱定期到医院复查,以便及时发现异常情况。  改变生活方式是根本  无论是支架介入还是外科搭桥手术,这些治疗方法只是“治标不治本”,并非一劳永逸!它们如同一个“管道修理工”,通过“清淤”或者“架桥”,暂时疏通了血管,恢复了血液供应,改善了病人的症状。若手术后仍不注意改变不良生活习惯,管道还会淤积,心脏还会出现新的问题。  “许多人由于缺乏对心血管病的全面了解和对冠心病高复发率的重视,即使已经在治疗,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后,往往自我感觉还不错,就擅自停药,造成急性复发。冠心病是一种进展性的慢性疾病,具有高复发性的疾病特征。一旦复发,将给健康乃至生命带来更大的威胁,其后果不堪设想。”葛均波说。  为了避免冠心病的复发,葛均波院士建议患者保持良好的生活方式,管住嘴、迈开腿,少吃高糖、高脂食物,每天适当运动并保持愉快的心境。  Yes&No  1、支架越贵越好?  “支架越贵越好”,是很多需要进行支架介入手术患者或其家人的普遍看法。然而,葛均波院士指出,中国人在治病就医方面大多推崇“价高质优”论,其实这是一种误解。看病讲究的是个体化治疗,药物洗脱支架比较贵,但它不适合所有的冠心病患者。比如对于血管放大或者年龄在80岁以上的老年患者就不适用,这类病人更适宜用裸支架。因为患者在放入药物洗脱支架后必须终身服用抗血小板药物,有可能导致患者脑出血或脑中风。而裸支架不仅便宜安全,手术后也只需服用4个星期的抗血小板药物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此外,很多患者往往有这样的心理,心脏支架一定要放进口的才“踏实”。葛均波院士说根据临床随访情况来看,国产支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与进口支架相仿。  2、支架介入适合所有冠心病患者?  “支架介入对于缓解冠心病和心绞痛很有效,而且可多次重复治疗。”葛均波院士如是说。但任何技术都有它的优势与缺陷,病人又有自己的特殊情况。如果心脏栓塞特别严重,最好选择“搭桥手术”,即人造一条血管的新“路”,让血液绕过堵塞的部位,达到流通的目的。  “严格来讲,开展心脏支架介入手术并没有年龄限制,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冠心病患者都可以做这一手术。”葛均波院士表示,支架在减少创伤方面毫无疑问要胜于搭桥,手术风险上也小于搭桥。而与支架相比,搭桥则可以做到完全血管化,而且在降低再狭窄率方面也略胜一筹,因此在多支血管病变、合并糖尿病、前降支近端血管病变、小血管病变等方面都有优势。杨昆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心内科吴友平与黄俊为了高额医疗
器械回扣,伤害患者身体,造成患者伤残甚至死亡!
      在以上《羊城晚报》的一篇名为:“上支架不等于为心脏上保险,生活方式是根本!”的文章中,采访了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主任葛均波教授。整篇报道可以归纳出四个问题:       1、放入支架只能表明这条血管的堵塞和狭窄问题解决了,但别的血管也可能发生堵塞和狭窄。      2、即使放入了支架,也可能再次发生狭窄。      3、国产支架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与进口支架相仿。      4、糖尿病患者不宜安装心脏支架。      这篇报道已经让大家明白了心脏支架给人身体带来的影响和支架利益给患者引发的人身伤害了。在江西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也存在着两名恶医吴友平与黄俊,他们为了高额医疗器械回扣不顾患者死活,伤害患者身体,造成患者伤残甚至死亡。      接下来,小编给大家讲述患者牛某某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就诊时,被吴友平与黄俊安装不必要心脏支架造成死亡。和患者占某被吴友平诱骗做房颤手术的整个过程。
受害患者家属牛霞陈述:       我本人是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众多受害者家属之一,我叫牛霞,我父亲牛保生于2014年5月13日自行走路到该院体检时,因心内科接诊医生吴友平、黄俊为了获取高额的心脏支架回扣,违规操作造成死亡,终年57岁。父亲在手术台上时,两位接诊医生吴友平、黄俊诱骗、并扩大我父亲的病情,多次要求父亲安装他们推荐的品牌支架,使得父亲严重恐慌。两位医生在未对我父亲进行任何必要的全面检查、家属未到场,也未考虑我父亲当时身体情况不适合安装支架的情况下,违规操作进行手术,最终导致父亲死亡。事后院方不敢向我家属要任何治疗费,并造假病历,不断包庇犯罪医生吴友平、黄俊等人;两位无良医生为了高额贿赂伤害多名患者的事实已是铁证如山,院方却利用院方的资源与强大的社会关系到处找人,想要抹平此事;院方严重干预司法公正,导致案件停滞不前。我们老百姓状告无门,父亲走后,我的整个家都毁了。受害患者占勇陈述
       我于2016年3月9日至13日来到南大一附院,按照心内科医生的指示住院进行了各项身体检查,且所有检查结果都没有问题。但3月13日医生吴友平查房时来到我的病床,以各种理由诱骗我做房颤手术。3月14号,彭景添和吴友平一同对我进行了房颤手术。可是手术后第二天房颤再次发作,而且天天发。本是阵发性的房颤通变成了持续性的。后来,我和家人找到彭医生说明情况,医生没有给我们任何合理的解释,只是让我进行第二次免费手术。并称近期德国来的霍岩教授来江西讲课,可以请他与一附院的医生一共为我做手术。      好不容易熬到7月8号,医院通知我办入院,也就是7月12日进行了术前的各项检查,(心脏食道彩超,非常痛苦的一项检查,)但当时的食道彩超结果显示:心房左耳有0.8*0.5cm的血栓。彭主任说第二次手术取消,需要回家消栓。当时陪护的一名女医生说,血栓一辈子都化不掉,也不可能再手术了。听到这个消息,我们犹如晴天霹雳,整个人就像被叛了死刑一样。我一直都没有血栓,却被一个失败的手术引起了血栓。这时,我知道我再也不能将我的生命交付给彭景添和吴友平,这么一群丧失医德的无良医生手上了。      7月13号我在家人的鼓励和陪同下,冒着开胸手术的风险来到了上海胸科医院,只为拿掉血栓。该院刘旭主任看过我在一附院的各项检查报告单,立马联系了检查室再次做了食道彩超检查:检查结果并无血栓,当日我便在刘旭医生的帮助下进行了第二次房颤手术,现在恢复的很好。   对于一附院彭景添和吴友平对我的伤害行为,我想提出几点:    1、3月9号-13日住院期间我的各项检查都没有问题,完全不需要手术的。为何吴友平会来我病床前要求我做房颤手术,其是否存在一定的利益联系。2、3月14日房颤手术后,我的房颤情况更为严重。作为一个失败的手术,医生没有任何解释只是说免费做第二次手术。3、第二次手术原来是定好的时间,为何没有血栓的人会被查出血栓,这是人为的检查结果还是医院对我的不负责任。4、一附院事发后对我没有任何的解释,对于手术失败的两位医生没有任何处理。只是私下找人和我谈,完全没有想公事公办的意思。       如果我没有去一附院进行身体检查,就不会进行房颤手术;也不会碰上彭景添和吴友平两位无良医生,更不可能手术失败,闹出“有血栓”的乌龙。如果我还在一附院继续治疗没有去上海胸科科院的话,可想而知我的人生完全没有了意义,只能是任由彭景添和吴友平摆布。他们对我造成了非常严重的身体伤害,精神伤害,如果没有去上海医院治疗,我也许就耽误了房颤治疗的黄金时期。请求严惩伤人者,还我公道…...   两名将生命交付给吴友平与黄俊的患者,一个再也没有从病房里走出来,一个差点因为一个失败的手术遭受严重的后果。而实际上因吴友平与黄俊的故意伤害行为,已经有许许多多不幸的家庭正在承受着一辈子的痛苦。 众多受害患者和患者家属请求相关部门吊销两人的行医执照,避免再有吴友平与黄俊事件的发生,还社会一个安全可靠的诊治场所。
不求点赞,只求转发,当心您和您的家人成为受害者!不求点赞,只求转发,当心您和您的家人成为受害者!不求点赞,只求转发,当心您和您的家人成为受害者!
    
我们所有被害患者的诉求:  严惩两名凶手吴友平、黄俊!  严惩两名凶手吴友平、黄俊!  严惩两名凶手吴友平、黄俊!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专家葛均波指出:心脏支架不能一劳永逸,仍然存在再狭 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