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培 发表于 2017-11-10 18:37

演艺明星的“肢体语言”

演艺明星的“肢体语言” 信培 莫言说:真正的演讲,绝对不能捧着稿子念,应该像列宁那样,把双手解放出来,把头抬起来,用眼睛和丰富的表情与听众交流,要挥手、叉腰,身体往前探出去,然后再仰起来;要不时地在台上走动,仿佛在表演,但又没有半点表演的痕迹。对政治家和演说家来说,这样的要求并不严苛,而是必需的。面对数以千万的观众,抬起头,挥手、叉腰,身体前倾、后仰等“肢体语言”与观众互动式的情感交流,以达到预期效果。说到“肢体语言”,自然联想到一些特别谙熟此道的演艺明星在名种场合的演出,只是觉得其效果适得其反,十分令人不恭。有人说,台湾歌手费玉清演出时总是高昴着头,从来不看观众,对此我不敢苟同。相反,费玉清每次演出时衣着得体、目视远方,饱含热情,声情并茂,其优雅的表演风格在演艺圈可谓凤毛麟角。真正的大家无不如此,他(她)们的表演对于人们来说是一种心情愉悦的精神享受。而之于那些衣着怪异媚俗,“肢体语言”夸张过度,唱得声嘶力竭、闭着眼、晃着身、屈腰弯腿几近匍匐于地,有的唱得皱眉挤眼、跐牙咧嘴、脸型扭曲,让人觉着他十分痛苦,有的演唱者将本是与人作情感交流的“心灵的窗户”藏在深色的墨镜后面,不知这样的演唱风格有多少欣赏价值,人们能得到什么样的精神享受?二胡是一种古老的乐器,已有一千多年历史。二胡演奏在近代以来,当首推华彦钧(瞎子阿炳)和闵惠芬。余生也晚,对阿炳几无了解,至于闵惠芬也只是在一些晚会或电视专访上见过她的二胡演奏,但无论在何种场合,她的演奏既投入又不失壮重,令人赏心悦目。然而现今的一些二胡演奏,“演奏”者摇头晃脑,其自我陶醉状难以令人发出赞美之声。更有甚者将二胡绑在腰间,在舞台上一边走动一边演奏,身体摆动的频度、右手拉弦的用力程度过于夸张,即使不懂音乐如我者,也觉得这实在与演奏无关,倒有点像耍活宝。阿炳和闵惠芬若地下有知,不知能否认可她们这种“与时俱进”的演奏方式?钢琴演奏是一种高雅的艺术,有位据说曾为美国总统作私家演奏的大腕级人物,在其演奏时喜欢头高仰超过180度、眼望着穹顶,演奏得激情澎湃时,习惯用左手或右手挥洒出近乎标准的“走你”姿势,作为演奏的休止符。还有的双人合奏,频频在钢琴架前蹿过来溜过去呈手舞足蹈状,忘乎所以地把高尚的钢琴演奏当猢狲耍把戏,这种蹩脚的卖弄,其实是对钢琴表演艺术的糟踏。    一个文艺工作者,如果不能去掉虚荣、浮华的外表,矫揉造作的表演,而以厚实的文化底蕴和艺术修养,用发自内心的情感去打动人、感染人,即使再有名,也只能算是一个耀眼的明星,而不能成为真正文艺大家,因为你缺了作为艺术大家所必需具备的内涵。

魔咒 发表于 2017-11-10 18:38

时评人家{:114:}

信培 发表于 2017-11-13 07:24

感谢关注、点赞!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演艺明星的“肢体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