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m45 发表于 2018-1-2 07:35

回忆起来住羊圈的那段生活

回忆起来住羊圈的那段生活

酒半仙



  前几天,去看望一位生病的战友,闲聊的时候,说起来这几天单位扫雪的时候,就目前单位那些青年人干活的样子,真还有点担忧的。看起来好像都在干着,可是那副干活的样子,在我看起来多少有些像玩一样。

  在部队的时候,部队训练很辛苦,那劳动也比较累。可是,因为那个时候入伍当兵的,基本上都是工农子弟,在家里也多多少少做些事情,用不了几日,部队中的那些训练和劳动的事情,也会很快习惯起来。

  那个时候,我们全训计划是一年有一百八十天,这还不包含每天的晨训,不包含年底到年初新兵与老兵磨合期间的大约三个来月的时间。我入伍是步兵,分别担当过单兵火箭筒射手和机枪手,从最基本的队列和整理军务开始,到单兵进攻、单兵防御、班进攻、班防御、排进攻、排防御及连进攻这样的战术动作,还有五个射击训练项目的四个,完成了八个双杠训练动作的六个动作和八个单杠动作的七个,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的时间十九分钟(团记录是十七分钟)。

  当然了,说这一部分部队个人的训练内容,就是随后的社会生活时候,就会去做一些对比。

  比如说那个所谓的“国足”先生们,一个体能三公里跑,是穿着专业运动鞋,没有背负一点点负重,在专业球场里跑,十二分钟还跑不下来,还一个一个骂骂咧咧的。我看到这幅德性,我就想学着这些龟孙子骂人的模样说:你小子们在那儿歇着,看爷爷我全副武装给你跑跑看!跑三公里我不把你甩上一圈子,算我老爷爷没能力。爷爷我十公里越野跑最好成绩是四十七分钟,你信不?

  从部队回来五年之后,我可以相约三位好友,骑着非专业的自行车在数个县市来回用两天骑行约四百公里,从中感受快乐无穷。

  那天战友聊天的时候,又一次提及在农场的那一段生活。

  团里确定我们连去团农场劳动,劳动任务是协助夏收和冬播。我入伍当兵的时候,团里已经有开垦出来约六千亩地的农场一个,农场平时有常年抽调的战士二十来人,主要是负责各种农机操作、播种、小麦收割、浇水施肥等“精细耕作”,一些需要更多劳动力的活,基本上是在小麦成熟收割之后才由团部确定那个连队去。

  吃完早饭之后,我们收拾行装装到车上,然后就出发去团农场。大致在下午十五点左右,我们到了团农场,简单吃了中午饭之后,我们就跟着连干部一起,收拾起来我们的“宿舍”。

  我们的“宿舍”很有点意思,房屋不是非常高,总高度大约三米。一入冬,从夏牧场“旅游”回来的羊群,就入住到该“宿舍”;一开春,羊群又集体走进山里去避暑消闲,空下来就留待我们这些战友来居住。

  走进“宿舍”,味道十足,首先是清理羊粪和杂草,然后弄些细干土进来,将坑坑洼洼的地方铺平。之后,按照班组划分范围,各自班组又去弄些软和一些的干麦草进来,铺在地面上,每一个战友将毡子平平地铺在麦草上面,毡子上面铺上褥子,褥子上覆盖床单,支好蚊帐,用农用塑料布将没有玻璃的窗户用木条重新钉一下,两三个小时的忙碌,就算是全连安营扎寨完毕。

  晚上睡觉,很有良好感觉,真可以说是梦话声、放屁声、呼噜声,声声入耳。

  西北地区的那个大条田,伸长了脖子好好望上一分钟,可能才能看到一个头。农活有多重可以不说,连长很轻松安排工作说,今天收葵花工作,不多,就是从这头弄到那一头。你就知道这一头到那一头,意味这可能有两百亩。

  在部队农场,要说干的天数最的活是什么,我记忆中就是那个打排碱的埂子。小麦用联合收割机收割之后,那个大条田是每隔二三十米,就要筑起一条高度为八十厘米(上宽为二十厘米)的埂子,条田的那个宽度差不多有二三十米左右。每个战士的劳动任务是,上午打好两条,下午打好两条,谁干玩谁走人回去吃饭休息。

  一条埂子的土方量我粗浅算了一下,差不多也得十二方左右,两条大约三个半小时左右才能完成。一个人两个水壶,一把坎土曼,指定了位置之后,就各“安静”干下去,不敢懈怠,因为任务是死的,没得含糊,一切都得靠自己,都知道别人的帮助也只能是在别人干完之后才有可能帮一下你,而且总不能指望永远都靠其它战友的帮助。

  打排碱的埂子,收油葵、收高粱、挖碱渠,往垛子上扛小麦,等等的这些农活,今天想起来好像是在昨天一样。

  有人献媚什么“牛棚论”,我还真有资格对他们,大爷我当年还真住过羊圈。
签名档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回忆起来住羊圈的那段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