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tou4232 发表于 2018-1-2 17:54

行政申诉状(修改稿)

本帖最后由 shitou4232 于 2018-1-2 17:58 编辑

行政申诉状(修改稿)
   
   申诉人:施正吉,男,汉族,1939年12月24日出生,小学文化程度,住新疆石河子市白杨小区和惠苑1栋三单元3022室。系被害人施玉军的父亲。联系电话:0993-2552065。   
   申诉人:金兴菊,女,汉族,1947年4月8日出生,文盲,住新疆石河子市白杨小区和惠苑1栋三单元3022室。系被害人施玉军的母亲。   
   委托代理人:施玉平,男,汉族,1971年3月4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程度,住新疆石河子市白杨小区和惠苑1栋三单元3022室。系施正吉的儿子。联系电话:15699332880。      
案由:因行政决定一案,申诉人不服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3月18日作出的(2013)乌中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和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30日作出的(2016)新01行再1号行政判决。现依法提起行政申诉,恳请相关司法机关依法纠错。
请求事项:   
   1、依法指令关于行政决定一案的行政申诉案件异地复查。   
   2、依法撤销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2012)新行初字第38号行政判决、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乌中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新01行再1号行政判决。   
   3、依法判决乌鲁木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
   4、依法撤销乌鲁木齐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第20070311号行政决定、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2007)42号行政复议决定。
   5、请求依法判决申诉人之子施玉军的死亡为工伤(亡) 。赔偿金300万人民币。
一、本案基本情况     
   2007年3月20日,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0311号行政决定。   
   2007年7月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    
   2011年7月26日,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作出新检信访通字(2011)23号信访事项通知。   
   2012年10月3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新人社复不受字(2012)01号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   
   2012年12月12日,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法院作出(2012)新行初字第38号行政判决。   
   2013年3月18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乌中行终字第38号行政判决。   
   2013年4月18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3)乌中行监字第15号驳回申诉通知。   
   2014年5月4日,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乌新检民(行)中止字1号中止审查决定。   
   2014年12月30日,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乌检民监58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   
   2015年10月2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新行监字第53号行政裁定。   
   2016年3月30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新01行再1号行政判决。   
   2016年6月27日,乌鲁木齐市人民检察院作出乌市检民(行)监65010000052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      
   2017年11月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检察院作出新检民(行)复查65000000025号终止审查决定。
二、主要问题:
   2007年3月20日,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作出不予认定施玉军死亡为工伤(亡)的第20070311号行政决定,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不服,并在2007年4月5日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提起行政复议申请。即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不接受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具体行政行为认定“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三)项”的结论。申诉人认为:在行政复议审理期间,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的具体行政行为尚没有发生法律效力,并且奎屯铁路公安分处刑警大队于2006年12月20日作出的证明材料及铁路局对施玉军工伤认定审核意见证实“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故意杀人一案的事实认定”尚有法律效力。      
   从行政法具体行政行为公定力的属性看,从行政法具体行政行为即时生效的属性看,2007年07月0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作出(2007)42号行政复议决定。无论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是否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该行政复议决定“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故意杀人一案的事实认定”一经送达即时发生公定力并产生法律效力。
   依据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9日作出的(2008) 新刑二终字第37号刑事判决发生法律效力的时间看,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具体行政行为明显违反法律规定,并且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30日作出的(2016)新01行再1号行政判决认定“该行政复议决定发生法律效力”的结论,于法无据。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章任务和基本原则第三条、第五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对一个尚在审理的刑事公诉案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越权代替司法机关提前作出“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故意杀人一案的事实认定”并且作出“关于被告人张俊杰故意杀人一案的判决结果”,存在干扰影响后续刑事公诉案件审判活动进行的事实。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申诉人认为:2007年7月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作出维持不予认定施玉军为工伤(亡)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明显违反“先刑事后行政及民事”的程序规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08年5月29日作出(2008) 新刑二终字第37号刑事终审判决书之前,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未依法中止复议案件的审理, 明显违反法律规定。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实施条例》第四十一条的规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申诉人认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于 2007年7月5日作出的(2007)42号行政决定的复议决定存在以下问题:①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所认定的主要事实和证据;② 违反法定程序;具体行政行为明显不当;③案件审理需要以其他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其他案件尚未审结;④行政复议机关在申请人的行政复议请求范围内,不得作出对申请人更为不利的行政复议决定;⑤改变原具体行政行为所适用的规范依据且对案件定性产生影响。   
三、申诉理由:   
   申诉人认为:一、二审法院存在以程序法审查之名从事否定实体法审查之实的司法错误。不论行政诉讼案件还是刑事公诉案件, 申诉人从未主观放弃自己拥有的诉讼及申诉的权利!多年来, 申诉人一直也在通过合法的途径向有关司法机关反映问题。2013年3月18日,乌鲁木齐铁路运输中级法院作出(2013)乌中刑监字第01号驳回申诉通知。2014年3月31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新刑监字第37号驳回申诉通知。2015年01月26日, 最高人民法院安排了刑事申诉远程视频接访。   
   申诉人认为:在本案中最早提起行政复议申请的是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王华(即申诉人施正吉、金兴菊的儿媳妇),可是申诉人施正吉、金兴菊也是本案利害相关方,其也应当有权提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刑事申诉的权利,但是乌鲁木齐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并未向其送达过任何法律文书,致使其无法提起行政复议、行政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刑事申诉。正是因为不恰当的剥夺申诉人施正吉、金兴菊应有的行政复议、行政诉讼、附带民事诉讼、刑事申诉的权利,致使申诉人施正吉、金兴菊多次上访,最终致使本案成讼。因此在本案中对申诉人施正吉、金兴菊而言,不存在已过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时效问题,况且该行政复议、行政诉讼的期限也根本无从计算。   
   根据《宪法》第41条第3款的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   
   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五节审判监督程序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六章审判监督程序第一百九十九条、第二百条、第二百零九条的规定,申诉人现依法提起行政申诉。
      
    此致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检察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申诉人:
委托代理人:
2018年1月15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行政申诉状(修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