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国明2010 发表于 2018-1-3 11:54

隐居岳麓山下的“当代曹雪芹” 唐国明

隐居岳麓山下的“当代曹雪芹” 唐国明http://p3.pstatp.com/large/53f700051010b10600e4原名:隐居岳麓山下15年的“当代曹雪芹”原作者康若雪写于2016年在今日中国,一个男人有无数种活法。他可以是受到万千宠爱的大明星,可以是大学里的教授,可以是政府里的官员,可以是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他也可以是仍在农村耕种的农民,可以是工厂里打了二十多年工的工人,可以是创业失败了的酒鬼,可以是凌晨五六点街上的清洁工。唐国明与这一切都不一样。他是一位在岳麓山下隐居了十五年的“当代曹雪芹”。这个称呼他自己提起过。在2013年10月18日浙江卫视《中国梦想秀》上,唐国明身穿一袭青色长袄,手拿折扇,走向舞台中央。他自我介绍到:“我叫唐国明。”他说着一口湖南口音极重的普通话,发音吐字不十分清楚,语速也快。主持人周立波没有听清,打断他,问他叫什么。“唐国明。”这一次,他放慢了语速。周立波点了点头。于是,他继续说:“我来自湖南长沙。我是当代的曹雪芹。”此言一出,全场哗然。惊奇者有之,鄙夷者有之,赞叹者有之,嘲笑者有之。但唐国明不管不顾。在之后的节目中,他手摇折扇,朗读了一首他在修补复原《红楼梦》曹文后二十回里他自己作的诗。读诗时,他手舞足蹈,沉浸其中。观众没有听懂,反应一如之前。在《中国梦想秀》这个舞台上,唐国明的梦想是出版他已经在杂志《浮玉》、《国际日报·美国版》、《国际日报·秘鲁版》上发表过的考古复原的《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曹文。但他失败了。失败后,他又回到了岳麓山下。之后,他又离开过几次,都是为了录制节目。其中包括湖北卫视《今天没烦恼》、贵州卫视《最爱是中华》、北京卫视新闻频道《有话就说》等电视节目。这些节目,以及其它众多的新闻媒体的报道,让唐国明有了些名气。随着名气而来的是争议。有人敬佩他甘愿清贫,为梦想一直坚持。一个叫做柳叶青的网友赠诗:“十年辛苦不寻常,再把荒唐演大荒,百年残梦谁人补,曹公再世出邵阳。”另一个叫做ztopec08的网友则写诗:“岳麓山下安清贫,书案红楼听雨声。回看红尘人间事,低叹潇湘又烟云。”也有人责怪他为一己之私,弃父母于不顾。理想固然重要,但难道他不应该放下心中的执念,多为家里人想想吗?有人说他真性情,也有人说他自高自大。有人觉得他是个圣人,也有人觉得他是个怪人。有人说他是个神话,也有人说他是个笑话。实际上,这种争议,一直伴随着唐国明。他习惯了。25岁前,他不断地从农村出走、逃离。29岁后,他与贫穷、世俗做着长久的斗争。40岁后,荣耀与诋毁来临。有时候,唐国明坐在自己的床上,觉得自己是一个人对抗着岳麓山外面的世界。他像是以他的《红楼梦》为长矛,与风车斗争,他是当代的曹雪芹,也是当代的唐吉坷德。他乐此不疲。2这一切的源头要从湖南邵阳城步县一个海拔一千多米的小村庄说起。唐国明出生在那里。他家的背后是大山。家的前面有梯田、大树和喜鹊。环境清幽自然,但也偏僻、落后、贫穷。唐国明的父母都是农民,一辈子就在这小小村庄里耕种劳作。他曾经有一个姐姐,在她十六岁时死去了。他还有一个妹妹,如今已经在城步县城买房,过上了小城的安稳生活。可是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这一家人就住在一栋破落的老木房子里,相依为命。那时候,常常吃不饱饭,直到杂交水稻传到小山村,一家人的温饱问题才得以解决。唐国明14岁,他小学毕业了。在那个炎热的暑假,他去一个同学家借书看,正巧他同学的读师范中专院校的二姐在家,看到唐国明,聊了会儿天,就推荐唐国明看《红楼梦》。于是,唐国明把那本一百二十回的程高本《红楼梦》拿回了家。那段日子,唐国明白天干完父亲安排好的农活,晚上一吃完晚饭,他就钻进自己用几块板子架起的床上,点上一盏油灯,开始看《红楼梦》。“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幼小的唐国明沉浸在了那种他从未见过也从未幻想过的世界里。他痴了,也替曹雪芹辛酸,模模糊糊地,解了其中的一些味道,仿佛化身了红楼梦中人。当他读到晴雯带病替宝玉补雀金裘的场面时,感动得稀里哗啦,读到晴雯被冤枉被王夫人赶出大观园之后死去的悲剧时,更是心如刀绞。他也为秦可卿、为尤三姐,为一切人的命运觉得可怜。他也喜欢大观园,喜欢那众多水做的女儿们,觉得她们是可爱的,是精灵。然而,当他继续读下去,读到林黛玉死去时,他就不想读了。当时的他不能说清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他觉得结局似乎不应该是如此,但到底是怎样的,他又不知道。从那时起,有关红楼梦的“情结”就留在了唐国明的心里。多年之后,隐居在岳麓山下的唐国明一生的幸福和苦难,都系于此。1993年,唐国明读高三,因为他父亲当时的病症,他没能参加高考,也没能拿到高中毕业证。学业既废,又因为读了一些小说,他索性开始写起小说来。周围人觉得这个孩子傻,懒,不做活,可他自己觉得写小说是更重要的。他的外公,是乡村里的文化人,听说后便要看他所写的小说,看完后,不停夸赞他的才气。他的外公说,不能把他困在这个小地方,于是经外公的安排,几经波折之后,他去到了湖南长沙的一家印刷厂当学徒。那时候,他每天得在印刷厂工作十二个小时。有一次,他在印刷厂工作时从楼梯上摔伤了,爬不起来。当时,周围看见的印刷厂的工人没有一个人上去扶他。印刷厂厂长女儿的同学刚好路过看到,就走过去,把他扶起来,带去了医院。检查治疗后,厂长女儿的同学告诉他,说她知道他私下里还经常读书写作,觉得他不应该待在印刷厂里,那样不会有什么出息。她告诉他应该去读大学。他在印刷厂做了三个月。他的脑海里无时无刻不回想起厂长女儿的善良以及带着期望的建议。他决定离开。然而他暂时无处可去,只得回了家。他在家待了半年,开始做起了农活,打猪草、割牛草、砍柴、种粮、砍竹子等等。1995年,唐国明去了南京,成了一家公司的水电安装工。他又只做了三个月,然后回了家。在家里,他继续整天看书写小说。他父亲看他这样下去,无奈,又厌烦,就让他去县城的图书馆写。他父亲在县城图书馆里有朋友。于是,他就去了县城,农闲时待在图书馆看书写作,农忙时则跑回家帮忙做农活。1997年,唐国明开启了一段距离最远的逃离。在县城,他收到了《人民文学》写作培训班让他自费去学习的通知。来回路费吃住费用报名费用加起来得一千多元。这对于当时农村的他父亲来说是笔巨款。他父亲把钱给了他。临走前,父亲告诉他说希望他能在北京混出个名堂来。他到了北京,参加了培训班,却发现一切并非自己所想像的那样。商业大潮淹没了文学,那个处处是诗人处处是文学青年的时代早已经远去了。培训班里,无人谈文学,大家都抽烟喝酒混日子。培训班完了之后,他想着父亲对他的期盼,觉得自己应该留下来。可是对于一个乡下小伙子来说,要在北京活下来,谈何容易。他在各种餐馆寻找可以端盘子的工作,可是老板们都觉得这个充满书卷气的人不适合干,劝他别浪费大好光阴。之后,他遇到了一个湖南老乡,老乡在卖旧书,他就想着跟着老乡一起卖旧书。当时的旧书是在垃圾堆中淘出来的。他跟着老乡去垃圾堆,垃圾的恶臭味远远传来,令他一阵阵恶心。他看了一天,觉得这一切和他的文学梦想没有关系。他有些心灰意冷。北京之大,他竟无处容身,他无奈地离开了。唐国明又回到了家。这时他已经快25岁了,他第一次想着或许就该那样接受命运,沿着古老的农村人的道路走下去。在父亲的安排下,他在乡村开始了卖自家竹林中必须砍掉的多余的竹子的生意。在卖竹子的过程中,他遇到了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女孩的父亲看到他文质彬彬,有意想把女儿嫁给他。可是等他和父亲去提亲时,才发现女孩已经离开了家去了广州。女孩离开前,通过她妹妹留下了一封信。在信里,女孩写给他:“我无法成就一个人才,但我更不能毁掉一个人才。”女孩希望他也能离开农村,去外面的世界实现自己的才华和理想。唐国明的父母对他百般责怪,怨他没有抓住“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女孩”,怨他未能成亲未能让二老抱上孙子。他却因为女孩的这种鼓励更加明白了自己内心的渴望。他想要离开,想去一个更大的世界,想要有一番成就。3机遇来自于唐国明同村的一个同伴。有一天,那个同伴来到他家中,向他咨询自考该选什么专业的问题。唐国明在解答的过程中,看到了自考招生上有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自考招生简章。他感觉为自己的理想找到了落脚点。他跟父母说了自己的想法。所有的人都不同意他去读大学的想法,都觉得他一定疯掉了,读书读傻了,唯有他的父亲以望子成龙的心情同意了他,并为他筹集了读大学所需的费用。1998年,25岁的唐国明来到湖南长沙,开始读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的自考本科。他进入了一个更广大的天地,这里有图书馆,有可以交流的同学,有知识渊博的老师。然而不久之后他就发现,大部分人都只是麻木地活着,虚无地度过一天又一天。没有人谈论梦想,也没有人觉得梦想是个多么高贵的字眼。他再一次与这一切进行着斗争。除了上课,其余时间他几乎都待在图书馆里看书。他如饥似渴地获取着知识。那时候,他喜欢沈从文。喜欢海明威。也喜欢川端康成。他读了很多海子的诗,也开始写诗。“后来写得多了想自杀,不敢往下写了。”他在这些伟大作家那里找到了寄托。他觉得这才是属于他的精神家园。然而因他的这些行为,他渐渐成了众人眼中口中的怪人。当时,他的中文老师,文学院的副教授唐树之说:“唐国明,你将来不是个大天才,就是个大蠢才。”十几年之后,在录制湖北卫视《今天不烦恼》时,唐国明回忆起了唐树之所说的这句话。他一直记得这句话,并将它当作了他一生的评语。但他只相信自己的命运是这句话里的前半句。他觉得自己当然是一个大天才。他也觉得,因为他所做的红楼梦的贡献,他注定会走向不朽。42002年,唐国明大学毕业。他的父母要求他找工作。他的同学们各有了打算,有的继续读书,有的留在长沙工作,有的北上或南下闯荡。他不想走那样的道路。他觉得自己来读大学,不是为了读完之后去打工的,他有更大的抱负。可父母催得紧,他无奈,就去了一家小报社,成了一个小编辑。去报社上班,每天来回挤公交车,到了晚上回到住处,又累又困。他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写作。他上了六天班,觉得一切毫无价值,就气愤而离职。那时,和他一起合租在岳麓山下的同学中,有一个叫做李楠。他们关系好。李楠是广东人,家境还算好。唐国明就向李楠借了他上班第一个月工资中的一千元钱,并决定要从此开始一心读书写作的生涯。“要创作一部大师级的作品。”,“一个作家一辈子只要写出一部伟大的作品就足够。”怀揣着这样的野心,他开始把所有时间和精力投入到自己构思和创作的长篇小说 《零乡》中。他准备写成80万字,写成一部巨著。但是故事情节却很简单。小说主要讲述了一个富有的“我”与西藏女子卓玛在大学因诗相恋,可最后由于家庭原因,卓玛离开了“我”。“我”感到人生虚幻,从此游走四方。在游走与思念中,“我”突然觉得此生应该要留下点什么,就考古复原了《红楼梦》八十回后。因这样的构思,这部《零乡》还没有开始写,对于《红楼梦》的情结又从他的心底泛起了。那个十四岁时的梦幻、那些人物、那些文字,牵引着他。他通宵达旦地重读《红楼梦》,并读了许多红学家研究红楼梦的作品。读得久了,他发觉程高本《红楼梦》后40回藏着《石头记》脂批中提到的百回大文《红楼梦》八十回后的曹文20回。他觉得这一百回才是曹雪芹版本的《红楼梦》。他决定要“复活”埋在程高本《红楼梦》后四十回的曹文。这可是一个大工程,需漫长时间,但日子得一天天地过。过日子,首先要解决的就是钱的问题。他给自己算了一笔账:租房是和两个同学一起合租。两张上下铺的床,房租一个月200元,平摊下来,每个人67元。每年的寒暑假不收房租,一年只需交10个月。每天早上,他吃一个芝麻球,5毛钱。中午,5毛钱的饭,1元钱的菜。晚餐也是1.5元。这样下来,一个月的吃花费105元。吃住之外,他几乎不花钱。于是,一个月200元已经足够。每年的寒暑假各一个月的假期,那是他的节点。他需要在假期把假期之后五个月的1000元钱凑齐,已使自己能在接下来的五个月内安心读书写作。他想了很多办法。比如低价去购买大学毕业生的书,然后卖给旧书店,从中赚取低微的差价。他认识了七家咖啡馆的史志勇,没钱时,就把自己心爱的书转手卖给史智勇。史智勇是摄影师,也经营咖啡馆,因他不断地卖书给史智勇,史智勇也慢慢喜欢上了看书,并与他成了无所不谈的朋友。他还摆过地摊。还偶尔做一下家教。到实在没钱可用了,就问能借的朋友同学借一些,然后新钱还旧钱。最大的问题来自父母。为了免去父母的担忧,他骗父母说他在省文联上班。他父母山高地远,也就信了。这一信,就是十多年,直到后来媒体去到他家中采访他的父母时,他们才知道了真相。与此同时需要应对的还有他的同学朋友们。他们都慢慢走入了正轨,赚了钱,成了家。他却还常常为没钱而愁,为未来而担忧,每年都有几个月的焦虑期。有些朋友觉得他头脑混沌,一味幻想,久了,就和他绝交了。另一些朋友,为他的精神所感动,偶尔帮助他。有一次有个同学来了,看到他过成那样,沉默许久,走之前留了些钱,又给他说如果经济上遇到什么困难可以帮助。同学走后,他不知该喜该忧。但他又觉得一切都值得。文学是要让人有所牺牲的。他就这样一边贫苦着,一边怡然地做着“复活《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的事情。这一做,就是十一年。5唐国明的名气是在2013年来到的。当时,他已经在杂志上发表了《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然而真正的大范围被报道则是一次巧合。2013年8月17日,湖南卫视公共频道《市井发现》的记者曹萍波在给史智勇做的一期节目里,闲聊中听史智勇说了“一个十几年天天窝在房间里写红楼梦的神仙哥”的故事,于是做了一期节目,报道了他隐居岳麓山下考古复原《红楼梦》八十回后曹雪芹文笔的事迹。2013年8月18日,湖南三大报纸《长沙晚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陆续采访了唐国明。之后,腾讯网、湖南卫视及旗下各大频道、中国日报、广州日报、中国文化报、新周刊等等媒体相继报道。这一切,让隐居着的唐国明有些受宠若惊,又有些不知所措。考虑之后,他决定顺应这些变化。他接受采访,参加节目都是在这一段时期之内。然而随着时日向前,他发现,名气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太多实际的作用。名气过后,一切归于平常。偶尔有记者来采访。偶尔有读者来看他。投稿的发表率高了,每年已经能有一万多的稿费了。但也仅此而已。他把那些发过他稿子的杂志都留了下来,存在抽屉里。他不时会打开来看一下,那样让他更坚定自己是一个作家。他获得了一种安慰。这是属于他的荣耀,是一个不足八平米的房间里的光亮。然而他的红楼梦后二十回出版之路却一直不顺畅。他出名后,有出版商找他,但他性格清高,言语又直接,不懂人情里的复杂,另一方面,出版商看了他的稿子后,出于对市场的考虑,叨扰了他之后,又并无结果。后来,有一个做图书代理的人找他,说五千元买断他的作品。他愤怒了,觉得对方把他当傻逼,把他的作品当垃圾一样贱卖。他在扣扣上说对方那样是侮辱自己,对方听后,再无音讯。书未能出版,他却又开始写起了诗歌。在不断写诗的过程中,他渴望创造出一种独特的诗歌体。他要“以汹涌之势圣洁诗歌神坛的脏泥污水,以大风吹送鹅毛扬空之力让诗歌重回不胜寒的高处”,他把他所写的诗歌叫做“鹅毛体诗”,他在网上把自己叫做“鹅毛诗人”。“我的诗歌是天鹅翅膀上飞出的鹅毛,我的诗歌是神殿灯上燃出的火苗我的诗歌是神的花朵我的诗歌是天空生长出的天鹅”他发出了这样的宣言。他把他的鹅毛体诗在网上炒的沸沸扬扬。他把它们发在各种贴吧里,引来了众人围观。有人赞赏,觉得他的诗有自然之气,是“清水出芙蓉”的诗。有人谩骂,觉得他写的连高中生水平都没有。他自己却很自信,认为他的“鹅毛体诗”也会随着他而享有“生前身后名”。后来,他在网上发帖,说要3000万卖掉他的100多首鹅毛体诗终身版权。网友们觉得他疯掉了,许多人开始骂他其实只是一个名利之徒。“我只是想以此行为告诉世人,用数字让他们明白文学的无价,却被人误解,很烦恼。”面对这种结果,他很无奈。网络上的纷争之外,现实中纷争也在继续。他周围的租客,一段时间内看到很多电视台和报纸来采访了,以为自己身边所住的这个落魄人要发达了。后来发现不是这么回事,就又看轻了他。在他们心中,这个人啃老本、一大把年纪了老婆也没有,是个十足的失败者。他父母年纪更大了,依旧住在农村破落的小木房子里。父母知道了他一直以来的生活,生气,而又无奈。劝说,也没作用。就只是希望他能尽快找个女人结婚,生儿育女,为唐家留下子孙后代。他对这一切都明白。他感到自己也年龄大了。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一直清瘦。可是他已经为了文学走到如今,他只能一直走下去。6如今,唐国明依旧住在岳麓山下。他的房间在一所民居的最左手边。那所民居是向阳坡在岳麓山下的最后一所民居。从民居左手边有条小道,可以直接爬上岳麓山。这是爬山的众多小道的一条。房间不足8平米。一张上下铺的床,上铺摆了一些杂物,下铺用来睡觉,床上薄薄的两床被子,没有枕头。靠窗台有一个书桌,书桌上散乱地放着一些杂志和打印稿。书却少得可怜。他看书都去旧书店。他住的地方,紧临着湖南师范大学和湖南大学,旧书店很多。这些旧书店老板都认识他,十多年前,他就在那里看书,如今他连哪本书在哪个书架的哪一排都清清楚楚。房间里装了一台空调。长沙的夏天极热,温度常常要到38度往上,有时甚至要到40度。可是为了节省电费,他从来不开空调。他喜欢摇扇子。在下午最热的时候,他才开着风扇午休。晚上,风从山中吹进来,他悠哉悠哉地坐在书桌前在稿纸上写作。房间里没有电脑,也没有网络。唐国明所用的还是老式的三星手机,是他的妹妹送给他的。他用来打电话和发QQ。他每次写完手写稿之后,就去附近的网吧,将手写稿一个字一个字地打在电脑上,然后发在新浪博客,或者是一些论坛贴吧上。成型的稿件,他则发给适合发表的杂志的编辑的邮箱。斯是陋室,唐国明却怡然自得地居住着。他已经在这里住了10多年了。10多年来,除了近几年偶尔外出录节目,他都一直待在山下的这个小房间里。10多年里,经济飞速发展,城市扩张、高铁普及、智能手机和网络社交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文学更加边缘化,然而对于唐国明来说,这一切的斗转星移,都似与他无关。春夏秋冬,山上的桃花开了又落,枫叶红了又青,他一直在这里,清风明月为伴,花鸟虫鱼为邻,不是神仙,胜似神仙。他还将继续这样生活下去。http://p1.pstatp.com/large/53f7000502db9c6b9f9a
唐国明,男,汉族,现居长沙,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喊出“思危奋发图强,修德安和天下”与“实事求是认知世界、与时俱进改造天下”的鹅毛诗人,分别论证了世界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自发表作品以来,已在《诗刊》《**》《北京文学》及其他国内外刊物发表作品数百万字。2016年出版先后在美国与秘鲁《国际日报》中文版发表连载,以反复阅读的方式考古发掘出埋藏在程高本后40回中的曹雪芹文笔,以考古的科学方式修补复活出符合曹雪芹语韵与曹雪芹创作原意的“红学”作品《红楼梦八十回后曹文考古复原:第81至100回》。其追梦事迹已被湖南卫视、浙江卫视、北京卫视、贵州卫视、辽宁卫视、湖北卫视等电视台,美国《美南新闻日报》《新周刊》《中国日报》《中国文化报》《文史博览(人物版)》《广州日报》《潇湘晨报》《三湘都市报》《长沙晚报》《西安晚报》等无数报刊报道。附唐国明论证哥德巴赫猜想猜想“1+1”与世界数学难题“3x+1”的结论摘要:“1+1”:无论一个多大的素数,除素数2与5外,它的个位数总是1、3、7、9;无论多么大偶数,它的个位数总是0、2、4、6、8,即使随自然正整数越大,素数在区间分布个数在减少,但一个偶数越大,它前面包含的素数就越多,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在不断增大。而一个偶数越小,它前面所包含的素数就越少,一个偶数能表示成两个素数之和的概率却越小,而小到尽头的偶数4,却还有素数2与2之和能表示它;因此可以说,比任一大于2的偶数自身小的素数中至少有一对相同或不同的素数之和等于这个偶数;即除“大于2的偶数除以2”是素数外,所以任一偶数表示为两素数之和时的两素数都分布在“这个偶数除以2”两边的区间,并且两素数与“这个偶数除以2”的数差相等。所以大于2的偶数可以是两素数之和。在已知的偶数素数区间是成立的,面对我们未知的偶数素数区间只能说理论上是成立的,但对于无穷无尽的偶数素数你不可能全部完成验证,我们只能在一个区间数一个区间数的推进验证中认可这个理论,但谁也保证不了在超出某一区间外不会万一出现反例。你不能说它不对,在一定条件下是绝对的,而放置于你不可把握的条件下,又只能是相对的。所以,除素数2之外,任一两个素数相加必是偶数,而一个偶数能表示为两个素数之和,只能在没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成立,在超出某个大偶数区间之后,面对无穷无尽的偶数,谁也难以保证成立,并且难以验证,也无法验证。因此哥德巴赫猜想即http://p3.pstatp.com/large/46de00045f2ac471dd6d“3x+1”:2的n次方是所有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抵达4、2、1数流的终结线,又是从4、2、1回归无穷数据宇宙的起始线。在这条2的n次方线上,有无数从4、2、1回时的分流点与抵达4、2、1数流的汇聚点,这些点却是在2的n次方合4+6n形式的数点上。因此遵循“3x+1”猜想“奇变”“偶变”规则经过2的n次方合4+6n数的汇聚点,可以回流分流出奇数x合1+2n或合2+3n的数群,所以“3x+1”猜想无论怎样成立。http://p3.pstatp.com/large/31ce000169b00935b6cbhttp://p1.pstatp.com/large/31fa0003291150076654

冰澜幻境 发表于 2018-1-3 12:00

已阅,谢告知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隐居岳麓山下的“当代曹雪芹” 唐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