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2 17:14

株洲县村霸顶风作案:夜间聚众砸门入室杀人未遂,谁是幕后推手?

株洲县村霸顶风作案:夜间聚众砸门入室杀人未遂,谁是幕后推手? 尊敬的各级领导:我是湖南省株洲县渌口镇湾塘村四方土组的长住村民陈升福(身份证号:43022119391004xxxx。事件起因:因我家响应国家号召,拆除一百多平方米己建三十多年的土坯危房并准备修建原排水沟,疏通排水,而邻居黄寨华、陈丁华夫妇及其家人想无偿强行索要我家一块几十平米的自留余坪(三沙坪,以前一种用石灰、泥土等经过强力拍打而成,有几十年了)和一条己修十来年的一二十米长的已经水泥固化的出进路,而无理取闹,多次无故阻工,但他们的无理要求被我拒绝后,他们全家一直怀恨在心,多次持刀到我家威胁并扬言要杀几个人,每次都是我家打110报警,他们才息事走人。直至他们纠集多人持刀夜间破门而入对我及我家人(七十几的老婆和八岁的孙子)进行残暴砍打。

    2017年12月16号晚上8:45左右(我家是住在一楼),事前没有任何征兆和争吵的情况下,我家只有我和七十多岁的老婆何某莲及八岁的孙子在家看电视,都准备要上床睡觉了。突然黄寨华(曾坐牢十多年)、陈丁华及他们的妹妹陈喜平(中共党员)、妹夫罗金(株洲市城管队分队长)等四人持菜刀、砖头等凶器到我家,二话不说,直接砍砸烂不锈钢防盗门窗(这时我老婆赶紧带着我孙子躲进了屋后面的厨房,我就进卧室打110报警),看到我在打110报警,陈喜平持刀砍砸我家不锈钢防盗门时,每砍一刀,还要大叫一声“110来了”,意思很明显:110来了,你也被我砍死了。砍烂大门后陈喜平闯入卧室直接持刀砍向我的头部,当刀砍到我脸部时,我及时抓住了菜刀,但脸上已被砍伤,手上有挫伤,有伤痕、照片及住院病案为证,陈喜平马上呼叫其夫罗金,罗金应声而入,并携同陈喜平一起抢夺此时被我和陈喜平一同控制的菜刀,而此时住在我家二楼的我的小女婿李某富闻声赶到,并也参与抢夺菜刀,而这时陈丁华冲入室内对我及李某富进行殴打,而后住在我家三楼的我的二女婿肖某松也闻声赶到并救援,肖某松在扯开陈丁华时,陈丁华反转身又正面对肖某松拳打脚踢,这个时候,陈丁华的老公黄寨华持砖头冲进室内,从后面对着肖某松头顶使劲砸了好几下,砖头都打烂了,致使肖某松头骨塌陷性骨折,颅内有空气,有异物,已构成“轻伤2级”。然而黄寨华又跑到屋外面再次拿了另外一个砖头准备继续对我及家人进行打杀。这时来了很多左右邻居,才制止了行凶者的恶行。这起性质极其恶劣的有组织、有预谋的破门入室凶杀案件事发后,以上四位行凶者涉嫌刑事犯罪,全无悔改之意,居然因惧怕承担法律后果,陈喜平不承认拿了刀入室杀人,最后在所有证据面前,陈喜平又不得不承认了;但又出现因害怕黄寨华也要承担刑事责任,甚至陈丁华在事发近一个月时作伪证,说人是陈丁华打伤的,包庇黄寨华。现在,近两个月了,这四名入室行凶者拒不进行医药费赔偿,反而到处扬言威胁还要杀人,并极力阻扰公安机关对案件的侦办,致使犯罪嫌疑人至今逍遥法外。其实陈喜平一家在我们村里就是一实实在在的“村霸”,平常早已习惯了以“矛盾”、“纠纷”之名,行“强行阻工、强买强卖、寻衅滋事、敲诈勒索、强拿硬要”之实,通过恐吓、威胁,甚至暴力伤害的手段,将他人的或非法的利益据为已有。该刑案主犯陈喜平及其家人曾因矛盾和本组村民陈某仁发生打斗,并把村民陈某仁脑袋打开;因为土地纠纷陈喜平用锄头把邻居刘某某(还是一名正式公安民警)、袁某刚挖伤;同样因为土地纠纷陈喜平对年近八旬的邻居袁某林夫妇掌掴数次,最后大家都只能是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虽然受害人都报了警,最后事情不了了之。试想一下,对于本案中陈喜平及其家人这种,只喜欢用“锄头”或“菜刀”说话的乡村恶霸;随时随地可能拿刀威胁,随时可以持刀破门而入进行砍人的 “团团伙伙”;甚至对我这种八十老人都能痛下毒手的社会毒瘤;现如今却还一直逍遥法外。该地方的一方百姓,谁还能“安居”?没有了“安居”,谁还能“乐业”? 一言不和,以刀相向,该地方的百姓,岂不是人人自危,人心惶惶?面对这种严重危害社会一方的社会毒瘤,我们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何以保障?近两个月了,以上四位行凶者涉嫌刑事犯罪,却能依然逍遥法外,还经常扬言要杀人,而我们家人只能每天生活在噩梦当中,八岁孙儿经常半夜在噩梦中惊醒,想我泱泱大国,法制社会,朗朗乾坤,却发生如此令人发指的恶性案件。在此,我们全家跪请各级领导及媒体申张正义,除暴安良,将以上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
    我们全家一同跪谢!!!血泪控诉和实名求助人:陈升福联系电话:13397680521,0731-276246662018年02月02日

天安门前 发表于 2018-2-4 08:36

对待巨婴患者,强硬的法律才是王道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5 17:19

首先,是谁给了陈喜平一伙私闯民宅的权利?又是谁给了陈喜平一伙砍杀他人的权利?为何到现在都不抓人?难道真如陈喜平所说,他们在政法委有人,会庇护他们吗?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0:43

夫妻把瘫痪母亲抬进邻居家被砍伤 法院:私闯他人住宅,他人系正当防卫柳州政法 2018-02-03 17:19:02
来源于微信公众号“法眼观察”日前,浙江台州发生了一起有违伦理道德,受害人将自己重病瘫痪的母亲作为要挟工具而引发的故意伤害案件。浙江省天台县法院一审判决、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二审裁定均认为,被告人郑爱娟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即被告人无罪。案发经过:受害人将重病母亲作为要挟工具受害人杨文武、郑玲娟夫妇欲在被告人郑爱娟家房前的自己菜地上建房,因未获有关部门审批,认为系被告人阻止所致。2016年9月5日上午,杨文武夫妇将其患严重疾病,处于植物人状态的母亲郑琴妹拉至天台县南屏乡上杨村,欲将郑琴妹背进被告人郑爱娟家中,以此要挟郑爱娟同意其建房,被告人郑爱娟见状即关门予以制止但未成,杨文武等人将郑琴妹丢在郑爱娟灶间后即离开现场。郑爱娟报警后将郑琴妹搬至屋外。当杨文武、郑玲娟得知其母亲被移至屋外后,又赶至被告人家门口,欲再次将其母亲搬进被告人家。被告人郑爱娟持菜刀守在门口阻止对方入内,双方引发肢体冲突,随后,被告人持刀砍伤郑玲娟、杨文武。被告人郑爱娟头部、四肢等体表亦受伤。经鉴定,郑玲娟损伤程度构成轻伤二级; 杨文武的损伤程度属轻微伤。当天,郑爱娟被公安局行政拘留15 日。杨文武因非法侵入住宅、损毁财物、殴打他人被行政拘留17日。被害人郑玲娟伤后住院13天,医嘱休息60天。经审查共计经济损失25684.26元。法院判决:被告人行为属正当防卫不负刑责天台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郑爱娟在自己的合法权益受到不法侵害时,而采取的制止行为,造成了不法侵害人的损害后果,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玲娟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亦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据此判决:被告人郑要娟不负刑事责任; 取回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郑玲娟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天台县人民检案院提出抗诉,原判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请台州中院依法改判。认为,双方系因建房问题发生纠纷,被害人方的行为虽然侵犯了被告人郑爱娟的住宅安宁,具有明显过错,但这种侵害不具有紧迫性、现实性和危险性,因此,被害人的行为不属于正当防卫前提中的不法侵害,被告人持刀砍击被害人的的行为不是正当防卫。郑玲娟上诉请求判令被告人郑爱娟承担故意伤害罪的刑事责任并赔偿其医疗费、误工费等经济损失。被告人郑爱娟及其辩护人暨诉讼代理人认为,被害人一方将植物人丢进被告人家中,属于不法行为,被告人防卫时,对方的不法侵害正在进行,防卫的对象是不法侵害人,且本案没有造成重大损害,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请求维持原判。台州中院认为,原审被告人郑爱娟为了使自已合法的住宅安宁权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持刀砍击郑玲娟、杨文武的行为,对二人造成损害后果,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负刑事责任; 因此给 二不法侵告 人造成的经济损失亦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故裁定: 驳回天台县人民检索院的抗诉和上诉人郑玲媚的上诉,维持原判。连线法官:被告人的行为是否属于正当防卫?1月30日,记者在法院作出终审裁定后,采访了本案的审判长、台州中院刑二庭副庭长朱坚和该审判合议庭的员都法官朱康华。"郑玲娟、杨文武为解决建房纠纷,将自己重病瘫痪的母亲作为要挟工具,该行为既有违伦理道德,更是与我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悖,理应受到谴责”。作为台州中院首批进入员都法官序列的朱康华快人快语。关于被書人郑玲娟、杨文武实施的行为是否属中的不法侵害? 主审法官朱坚作了详细解读。首先,郑玲娟、杨文武为了达到违规建房的目的,欲将其重病植物人状态的母亲郑琴妹放置在被告人郑爱娟家中并以此要扶郑爱娟同惠其建房,郑爱娟岁采取关门等方式阻止但未果,最终郑玲娟、杨文武等人强行将郑琴妹搬入其家厨房后弃之不管离开,郑玲娟将重病母亲弃于他人屋内的行为已经严重影响他人住宅的安宁,其行为的不法性明显;此后,郑爱娟将郑琴妹拉出放置子村道上系其自大救济行为,其处置并无不当。其次,被害人郑玲娟、杨文武再次返回被告人郑爱娟家仍是为了要将其母亲郑琴妹搬入郑爱娟屋内进行以进行要挟的目的明显,且两人已经实施了强行进入郑爱娟住宅的行为,对被告人郑爱娟而言,其在第一次阻止未果的情形下,有理由相信,若此次的结果将再次发生。故被言人郑玲娟、杨文武此时所实施的行为具有现实的紧迫性和危害性,属于关于正当防卫所规定的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再次 ,被告人郑爱娟在本案发生的过程中始终然处于被动应付的局面,采取的阻止措施而是随着事态的发展从缓和到强烈,无论是开始的关上家门还是此后的持刀反击,其主观上均是为了阻止郑琴妹被搬入其家中,其防卫意图显见。最后,被告人郑爱娟持刀砍击被害人郑玲娟、杨文武致一人轻伤二级、一人轻微伤,不属于造成重大损害的后果,且该后果与二被害人所实施的不法侵春程度比较亦没有明显超过必要的限度。综上,被告人郑爱娟在被害人郑玲娟、杨文武再次返回其住处并强行闯入后持刀砍击二人的行为符合我国刑法关于正当防卫应当具备的起因、意图、对象、时间和限度的五个条件,该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0:46

看四条精选回复:
1,终于看到法制真正进步了,点赞2,支持判决,也支持追究对方的遗弃罪。3,为法官点一万个赞,愿多出几位4,违背业主意愿强行进入业主住宅,均应消灭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3:30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3:41

本帖最后由 陈升福 于 2018-2-7 13:43 编辑




很明显的一条水沟为界,都已成事实几十年了,这也是以前农村里面的操作惯例,几十年不曾有着任何冲突,曾几何时,现在却变成了是所谓的“土地纠纷”,这是“土地纠纷”吗?这是明显的“强拿硬要”啊。

如果说中越边境为了一座山、一块地起了争端,那就由此可,美国或日本越过东海来要上海了,这也叫“土地纠纷”?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3:48

别人家修建、疏通自己的排水沟,村霸多次越界强行阻工,三次带刀威胁,两次砍伤人。我家多次报110,没有任何处理结果,难道这就是中央扫黑除恶中所说的“恶人治村”吗?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3:53

还有一种说法,说涉事双方是亲戚,政府不好怎么处理。
难道亲戚就是拿来用刀砍和杀的,且不用负责任的吗?
亲戚中的这种刑事犯罪不仅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同时也应受到道德的谴责。应该说 是罪加一等。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3:57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4:00

后来又发展到,突然到我家门前凭空围堵一块。就好象俄罗斯不说内蒙古,而突然说北京是他的.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4:13

陈喜平一家还到政法委等部门到处造谣生事,企图混淆视听,直到司法所上门了解情况后,不得不无赖的走了,请各位网友评论一下,这个地该怎么调,怎么割呢?司法所想调解都无语了。

陈升福 发表于 2018-2-7 14:28

再请各位看看上面这起案例,相对比一下,法官是怎么说的,怎么判的。

就算真如陈喜平所说他在上面有人,有保护伞,难道他们家年做的这种违法犯罪的事,做的这种缺德的事,做的这种不要脸的事,做的这种有违天良的事。陈喜平那所谓的伞,也会跟他家一样去做这种不要脸的事,也会去做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吗?去做这种必遭天谴的事吗?

天人剑 发表于 2018-2-7 16:24

越看越明白,越看越可怕,株洲好乱

草根年代 发表于 2018-2-11 15:55

顶起{:114:}{:115:}

天安门前 发表于 2018-2-14 09:09

顶顶顶

粉丝团001 发表于 2018-2-17 09:54

寻衅滋事,私闯民宅,杀人未遂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株洲县村霸顶风作案:夜间聚众砸门入室杀人未遂,谁是幕后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