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晏生 发表于 2018-2-9 07:00

读晚报随笔


               读晚报随笔电影《无问西东》在长沙播出后,网络、媒体报刊都炒作得沸沸扬扬。 2018年1月22日,我接到原来的邻居老人杨校长的电话,说昨天的长沙晚报登了一篇文章。提到了你爸爸,去买一份看咯。于是,我立即下楼买了份1月21日的长沙晚报。            《西南联大的长沙岁月》            长沙晚报2018年1月21日记者:宁莎鸥 其中这一段引起了我的注意:“......1938年2月19日,旅行团出发了。300多号人由湘江乘船出发,经洞庭湖到益阳。洞庭湖千里碧波,但师生们却无暇欣赏,临时大学师生的命运也像晃动的小船一样,不知将飘向何方。 此去昆明,要经过1800公里的崇山峻岭,前头由两辆拖着行李的大货车先行,300多名师生跟在后面,每天中午晚上做两顿饭,中途饿了就在路上补充些干粮,困了就找到当地老乡家以稻草为席对付一晚。队伍按军事编制,旅行团所有团员,每人备长沙名产大型油纸伞一把,学生一律穿草绿色制服,扎绑腿,外罩黑色棉大衣,亦有自备竹制手杖者。一杖在握,可助脚力,又可驱蛇打恶狗。当地老乡瞧上去,以为是军人,但这些军人又跟印象中的军人不一样,他们时而会捧卷读书,时而会对着当地山水用笔写写画画,老乡们也觉得新奇。队伍到了湘西,果然遇上了当地的“绿林好汉”。当时的湘西有一位姓陈的匪首,自称湘西王,他就盯上了这支旅行团,让带队的中将黄师岳着实担心了一番。旅行团派出了教授李继侗前往谈判,又请来出生于湘西的沈从文出面斡旋,湘西王这才收取了象征性的“买路钱”,并没有过多为难师生。在凉水井一地,师生们还神经紧张地警戒了一晚,不过“绿林好汉”们秋毫无犯,大家最后才放下心来。”我读完这一段文字后立即打电话给我四姐陈元吉,我们一致认为文章提到姓陈的匪首湘西王,只能说他点了姓氏没有点名字,无疑就是讲湘西王陈渠珍,也就是先父。于是我们商量好以后写了一封送到长沙晚报,要他们给个说法,信的大致内容指责他们瞎编乱造;无中生有,是对先父的极大侮辱和政治陷害!因为他们所说的联大学生穿越大湘西出发的日期1938年2月19日,而这段日子先父还在长沙与张治中在一起,1938年4月1日任命先父为沅陵行署主任,4月上旬才离开长沙到沅陵任职,怎么会2月份去到凉水井一带去收师生们买路钱呢?长沙晚报领导接到我们信的第三天,就要文章的记者上门道歉了,并写下书面道歉书及说明。原来,记者这一段文字是引自中央电视台纪录片《西南联大八年记》,其时为清华大学助教吴征镒的回忆,原话称:“湘西有个湘西王,大概是姓陈吧,土匪头子要买路钱,这时候由谁去交涉呢?就是我的老师李继侗先生......交了一定的买路钱......”而这位记者他还在吴征镒原话上自编个“绿林好汉”一词,搞得好像先父真的像个绿林好汉拿着枪在收买路钱一样。记者到财政厅我四姐家道歉后的第二天又到了我家,我看到态度还诚恳,便跟他说先父不是什么绿林好汉,他16岁考中秀才,入沅水校经堂读书。21岁考入湖南武备学堂附设的兵目班,24岁湖南武备学堂的将弁班毕业。被分配到宁乡任见习军官。半年后,调回长沙任湖南新军第四十九标队官(连长),在长沙加入同盟会.....我又翻开《湘西统领陈渠珍》一书给他看,这本书是2010年由文联出版社出版的,作者鲁岚是凤凰县党史委主任,书中内容都是资料可查的。1938年4月1日先父担任沅陵行署主任以后,短短的几个月里,就接收了外省的好多所学校迁入湘西沅陵行署地区,书上写得好明白,我要记者仔细看:   中央政治学校由南京迁入芷江   江苏省立医学院,由镇江入沅陵   国立安徽中学(后改为八中)设立以下几个分校:   第一分校,拟设会同县洪江镇,分校校长余曾三;   第二分校,拟设永绥县城花垣镇,分校校长苏家祥;   第三分校,拟设保靖县城迁陵镇,分校校长王贤敏;   第四分校,拟设麻阳县城锦和镇,分校校长洪真道;   女子中学,拟设乾城县城乾州,校长刘乃城诚;   高中部的几个分校:   高一分校,拟设乾城县城乾州,校长刘乃诚;   高二分校,拟设乾城县河溪镇,校长高达观;   高三分校,拟设会同县洪江镇嵩云山,校长蒋桂丹;   高四分校,系各分校高中部女生合并组成,拟设乾城县乾州,校长高正方;   高师部拟设乾城县鸦溪。记者看到书上写的这一系列学校,感慨万分!书中还写到先父担任行署主任半年时间内,就发布了《剿匪布告》剿除了土匪 、收编了革屯军、特别是绥靖了南疆,稳定了湘西,安排了外地迁入的机关学校三十来万人,还新办了一些中小学 ,整顿了乡镇保甲组织,兴办了很多厂场矿山,发展了粮棉生产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湘西民众,为了抗日....从这些事实看来,先父怎么会是收买路的匪首呢?记者这才真正感到自己太不了解湘西的那段历史,太不了解当年湘西王的为人了。他诚恳地一次又一次向我道歉!我看他毕竟还年轻,比我的三儿子还小十岁,能进党报工作也不容易,看他拿来的道歉说明书盖上“长沙晚报”公章,我也就不追究他什么责任了。他临走时我送了一本先父遗著《军人良心论》给他,并嘱咐也是告诫他,今后写历史名人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贬义的内容,一定查找可靠的历史资料后才动笔,那些写大字报口气的文章是行不通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弄不好就会吃官司,我还跟他说明,名人的后代不见得个个都是我们这样大度宽容。他一再表示感谢后离开了。这事也就这样画上句号吧!话再讲回来,这“湘西王.....土匪头子要收买路钱”这段话是出自清华大学助教吴征镒的口,虽然是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但我认为吴征镒这一说法完全不正确!我想起伟人一句话: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 。为证实先父不是土匪头子,我现在就认真地介绍下先父一生所担任的职务:护法靖国联军第二军军长,湖南第一警备区司令,湘西巡防军统领,北伐军左翼军副司令,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三十四师师长,湘西沅陵行署主任、新六军军长、中央军委会中将高参等职,他是有军衔的国民党地方军政长官。   吴征镒说他是土匪头子!是靖国军的匪头子?是湖南第一警备区的匪头子?是湘西巡防军匪头子?是北伐军左翼军匪头子?是国民革命军陆军匪头子?是新六军匪头子?如果说他担任的职务是属于“匪职”的话,那么任命他职务的上司不都成大匪头子了吗?解放后先父担任湖南省人民政府委员,中央人民府颁发了任命书,上面有毛泽东的签名,他参加了全国第二届政治协商会议,与毛泽东、周恩来等中央领导人合影!难道还能说他是土匪头子吗?看视频的吴征镒已经90岁了,说话都有些上句不接下句的,老年痴呆症肯定是有的。看完他说的段话后,我想起长沙一句俗话:70岁不留歇。80岁不留餐。那么一个90岁的人说的话是否能上得算呢?何况他是个植物学家,只会研究植物,不会了解湘西的历史。他现在虽然离开了人世,但我要说他当年说这段“湘西王土匪头子”的话是极不认真的!是经不起历史考证的!也是污蔑侮辱人的!至于拍这历史纪录片《西南联大八年记》的这一班子人,懂不懂历史我还真有些质疑了!


post_newreply







等的好心Tong 发表于 2018-2-9 07:29

{:23:}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陈晏生 发表于 2018-2-9 08:00

等的好心Tong 发表于 2018-2-9 07:29
来自红网论坛客户端

   谢谢等的好心Tong网友的热心跟帖!

足迹刘叔 发表于 2018-2-9 10:03

支持宴生兄有理有据的论述,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不要误导后人,写历史人物不要造谣与编造,这是对历史的负责也是做人起码的底线
这是一位凤凰老人收藏的上世纪三十多年代一份剿匪佈告,可以佐证那段历史,还原一段历史原貌

陈晏生 发表于 2018-2-9 22:06

足迹刘叔 发表于 2018-2-9 10:03
支持宴生兄有理有据的论述,还原一段真实的历史,不要误导后人,写历史人物不要造谣与编造,这是对历史的负 ...

                有历史价值的布告!收藏了!谢谢!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读晚报随笔